19/01/2020

2019年人权日:联合国会员国必须通过保护民间社会的声音捍卫普遍人权

  •   
  •  
  •  
  •  
  •  
  •  
  •  

即时发布

在《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1周年之际,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联合国会员国通过保护民间社会的表达来捍卫世界人权。

这个呼吁是在世界上许多地方的民间社会声音受到攻击之时发出的,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民间社会的镇压导致大规模监视,完全限制沟通渠道,骚扰、恐吓和告密人权活动家之际发出的,这项镇压行动导致西藏无数侵犯人权行为无法及时报道。

颁布《世界人权宣言》后的71年历史证明自由、多样和多元化的民间社会对于增进和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是必不可少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说:“向公民社会提供空间不是可选的。”关于民间社会空间的缩小,专员指出:“ [h]人的权利使各国有义务尊重,保护和实现每个人的见解和言论自由、获得信息、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的权利以及参与公共事务并保护个人不受非国家行为者干扰的权利。”

近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试图通过将民间社会组织与人权机制隔离的方式影响重要的人权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迎接一个新时代铺平了道路,阻止让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声音,而这个新时代的来临是民间社会陷入沉默,人权体系遭受破坏。

为了迫使北京和于其志同道合的政府尊重、促进和保护一个自由,多样和多元化的公民社会,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工作人员于12月4日至6日向设在新德里的135个联合国会员国大使馆呈交一封呼吁书。随信附上一张庆祝世界人权日71周年的贺卡。该信的副本也已提交给印度外交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人权是国内问题,国际批评对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提出了挑战。无论如何,当联合国会员国不遵守国际法承诺时,国际社会就有责任保护所有受影响者的权利和自由。我们希望,《世界人权宣言》颁布纪念日之际使国际社会提醒人权机制的重要性,以及它有能力迫使北京和志同道合的政府尊重民间社会的人权呼声。

 

阁下:

我们代表西藏人权捍卫者和维权人士,写信庆祝颁布《世界人权宣言》周年日,以及自那个吉辰以来我们所取得的进展。

过去的71年中,我们逐渐认识到民间社会作为人权监督者的重要性。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7年的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与民间社会的互动参与极大地增强了人权理事会的工作,在很多地方民间社会空间缩小的时代尤其重要。” 简而言之,为了捍卫普遍人权,我们必须保护民间社会的声音。

除非立即面对,否则越来越多国家政府将威胁到民间社会组织(CSO)来威胁人权。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曾经旨在与联合国论坛保持距离。自习近平主席上任以来,它一直试图通过将公民社会组织与人权机制隔离开来影响关键的人权机构。为其他政府封锁批评之声铺平道路,中国正在迎来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中公民社会被压制、人权制度遭到了破坏。

我们可以防止拥有最受谴责的人权记录的国家为我们所有人设定标准。我们之前已经这样做过:2018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代表投票反对两项中国提案,即第31 / L.47和38 / L.39号修正案,这将使各国对民间社会有更多的控制权。我们必须继续通过敦促北京,以及于其志同道合的政府结束其骚扰活动,包括允许公民社会组织与联合国机制互动而不必担心报复,来保护《世界人权宣言》所设想的人权的完整性。

监视、没收护照、拘留、酷刑和针对家庭的威胁是中国用来防止民间社会成员离开其国的策略。这些压力策略使维权人士无法参加联合国人权体系或与国际公民社会组织进行协调,从而使国际社会更难以理解居住在中国境内人们的不满和愿望。中国外交部并未就其联合国人权报告向独立公民社会组织征询意见,这意味着民间社会的投入对于解决在中国境内遭受的侵犯人权行为至关重要。

当联合国成员国阻止其国内声音进入国际平台时,联合国人权机制将受到损害。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视对通讯渠道的完全限制,骚扰以及对人权活动家和告密的恐吓,导致西藏的侵犯人权行为无法得到报道。

甚至在联合国场所,欧洲、美国和中国的人权活动家也遭到中国代表团,官方媒体和政府资助的“非政府组织”的骚扰。合格的调查记者和重要的CSO成员报告说,他们被禁止进入联合国人权机构,并被拍照。当向联合国安全部门报告中国未经授权监视的证据时,不清楚联合国安全机构是否采取行动制止或纠正此类侵犯。 这些恐吓损害了联合国的信誉,维权人士对中国政府的控制和恐吓感到无能为力。

中国政府旨在敦促联合国工作人员和代表不要与特定的人权活动家会面,努力阻挠民间社会。他们还抗议公民社会组织的参与,尤其是从事西藏和维吾尔问题的知名公民社会组织的参与。通过这些策略,中国会定期阻止和推迟联合国对公民社会组织的认证申请,这些申请者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实施的侵犯人权行为提出了批评。

通常设法前往联合国论坛的中国民间社会活动家返回后会遭到报复。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人权律师,他于2016年被拘留,并与亲戚和律师隔离。 许多人担心姜天勇被强行失踪,部分原因是与当年访问中国的极端贫困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阿尔斯顿(Philip Alston)交谈。

鉴于这些滥用行为,我们敦促贵国政府采取以下行动:

  • 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其结束旅行限制和报复活动,以结束对民间社会的镇压,以便人权活动人士可以自由参与联合国人权机制;
  • 通过以下方式改善对非政府组织的保护和民间社会活动家的安全参与:

○与联合国安全与安保部合作制定程序,保护公民社会组织和激进分子免受国家骚扰;

○建立负责确保CSO保护的联合国安全部门与CSO的联络人;

○要求对安全官员进行有关公民社会组织和维权人士遭国家骚扰的培训,以及公民社会组织个人与代表团互动时保密的重要性;

  • 采取措施,确保非政府组织活动家免受联合国机构会议期间各国或其代理人不当使用或威胁使用录音,照相和摄制的威胁;
  • 共同捍卫人权原则和规范,抵制北京操纵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努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人权是国内问题,并批评国际对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提出了挑战。无论如何,当联合国会员国不遵守国际法承诺时,国际社会就有责任保护所有受影响者的权利和自由。我们希望,《世界人权宣言》周年纪念日使国际社会提醒人权机制的重要性,以及它有能力迫使北京和于其志同道合的政府尊重民间社会的人权呼声。

祝您世界人权日快乐,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