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9

中国生态环保督察组证明:习高调“生态文明建设”西藏的生态破坏仍严重

  •   
  •  
  •  
  •  
  •  
  •  
  •  

金矿开采活动几十年来很少受到监管,甚至没有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已在西藏安多玛曲县和桑曲(夏河)县等地造成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和饮用水源的氰化物、砷、汞和铅严重污染。

中国政府派遣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于7月27日至28日在以上两县进行的督察发现,尽管两年前根据习近平广为宣传的生态保护言论要求进行了改善生态环境的保护,但在西藏因过度开采金矿而造成的生态环境破坏几乎没有改善。

这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在甘肃、青海、重庆、上海、福建和海南的六个省级地区和两家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进行的新一轮态环保督察的一部分。作为更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的一部分,态环保督察于2016年首次启动。

玛曲和桑曲的最新检查发现,国有甘肃玛曲黄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夏河县冰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各种金矿开采公司均未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采矿作业。8月29日报道新京报获得中国环保部门的信息而进行了报道。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报告指出,“督察发现,甘肃玛曲黄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夏河县冰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加甘滩金矿等企业不按规划开采、弃渣乱堆乱放、废水乱排污染环境等问题较为严重,矿山整治修复工作进展迟缓,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人员发现,“玛曲县最大的国有金矿采选企业黄金实业公司,进入矿区就看到约50米长的矿石运输通道两侧到处抛撒着矿石,原有围挡设施基本破损毁坏。矿区大大小小数十处弃土弃渣沿山体随意堆放,其中有一处十余米高的渣堆紧邻办公房屋,存在安全风险。采矿区满目疮痍,露天开采遗留的采坑尚未治理;地下开采产生的大量废弃矿石、渣土随意堆放在矿洞口、坡脚沟谷和路边。”

“督察组随即调阅该公司采选工程现状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及其审查意见,文件要求对矿区废石堆场等采取围挡、苫盖等措施,但企业均未严格落实,整个矿区环境管理混乱。2019年7月卫星遥感监测分析显示,该矿贡北、格尔珂等2个采矿区裸露面积达93公顷,弃石弃渣等堆场、排场裸露面积约49公顷。”

 

矿井涌水直排二类水体

据中国生态环保督察发现的情况:“黄金实业公司1号、2号矿洞的矿井涌水通过两根30-40厘米粗细的水泥管道排入二类水体格萨尔河,最终流入黄河,每天排放量约1000余立方米,违反了环评批复中“严禁企业外排矿井涌水”的要求。”

黄金实业公司矿井涌水外排二类水体

根据中国环保部门制定的标准,第一类水体被认为是最好的饮用水源,第五类水体被认为是最差的饮用水源。既定标准确定只能将II类水质用作饮用水水源。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系教授王占生曾警告说,中国的二级水体很少,地表水源中只有一半能达到二级水质。

督察还发现,“甘南州金象冶金有限公司将选矿废渣临时堆放于没有任何防渗措施的厂区空地和道路两旁,在督察进驻前才开始转运至尾矿库,督察组现场检查时,还有约15万吨废渣没有完成转运。”“尾矿库渗滤液收集池下方有多处渗漏点,经采样监测,渗滤液中汞、砷浓度分别为14.3微克/升、354微克/升,按照《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二类水体标准评价,汞、砷分别超标285倍、6倍;”

玛曲县金马矿产加工有限公司的情况与此类似,“玛曲县金玛选矿有限公司以停产时间长为理由,疏于管理,长期将弃土弃渣随意堆放在厂内空地和沟谷之中,尾矿库排土场大面积裸露,未采取苫盖等抑尘措施。”

 

氰化物废物处置的持久性的严重问题

第一次生态环保督察生态环保督察两年后,夏河县冰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夏河冰华”) 大规模露天开采,使用氰化物堆浸提金,生态环境破坏严重。至今已过去两年,堆浸渣的污染问题仍未解决。

《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年8月1日起实施,其中已明确将氰化尾渣列为危险废物,但夏河冰华加甘滩金矿却一直将氰化堆浸渣作为一般固体废物来处置。

渣堆存在环境安全隐患

督察反馈显示:发生这种情况是由于该公司与政府拥有的研究所相互勾结而发生的。2019年6月委托甘肃省科学院地质自然灾害防治研究所编制的《堆浸废渣场环境恢复治理实施方案》,却将氰化堆浸渣作为一般固体废物来处置。

检查还发现,“该矿堆放的废渣总量约900余万吨, 其中堆浸渣约400余万吨,形成了长520米,高度为4米到50米的渣堆,堆浸渣场西南侧不稳定斜坡存在较大环境安全隐患,且西南侧的截洪沟建设、防渗膜铺设等工作尚未开展。”

 

第一手报告警告,玛曲地区无限制开采

由一名25岁的西藏妇女拉莫卓嘎撰写和发表的第一手报告《真在死亡的故乡—西藏》警告说:玛曲的金矿开采活动不受管制。 1998年在印度发表的这份报告是她在1997年对西藏不同地区普通藏人生活状况的进行调查时的报告,她当时为了调查在西藏秘密旅行了几个月。报告的内容包括有关贫困、强迫绝育、牧场破坏、采矿、森林砍伐以及黄金工业公司拥有的矿山照片的章节。当时,卓嘎当时是印度西藏的难民。她现在居住在欧洲。

真在死亡的故乡—西藏

卓嘎随后报道说:从1981年开始在仲库(野牛谷)山脉开始开采,该公司计划开采50年。仲库位于马丘的尼玛镇。黄金工业公司拥有的矿山位于该山脉及其周围。该报告包括该地区至少五个不同地区的图像和详细信息。

在格尔珂这是山脉纵横交错的山谷之一,许多采矿工作都在此进行,卓嘎拍摄了公司办公室No.1的照片。 3曾经雇用约400名工人。该地点的开采始于1986年。 1人在山上监督了600名工人。

 

有毒水危害生命和污染环境

在本周早些时候接受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采访来自尼迈镇的一名僧人,现在生活在印度流亡,他回想起他2014年的家乡之旅。 (僧人要求匿名,以保护自己在西藏的家人。)僧人记得,仲库山脉的上部是如何被禁止对人类和动物开放的,当地的藏人被雇用来保护周围的牧场、水和道路。在该矿山工作的约800名矿工全部是中国人。 “但是在矿区或附近不允许有一个藏人,甚至是西藏守卫也不允许。采矿公司的运作极为保密。”

之前仲库山脉的上部、中部和下部曾经有三个西藏牧民村。在上部发现了矿产之后,住在阿克牧民营地的当地牧民被迫出售夏季牧场。阿克是山脉上游的七个游牧营地之一。大约20户家庭中有5户不得不放弃夏季牧场。僧人来自较低部分的四个游牧营地之一,即玛曲、热达、加措和热芒。

在仲库范围内还发现了其他黄金储备,这表明中国国有企业有长期计划进行采矿活动。在2014年,这位僧人了解到在名为瓦比库的山谷在仲库山脉的远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黄金矿区。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是否已在该地点开始采矿活动。

僧人说,流入古尔河的有毒矿泉水源于古尔霍格山谷,僧侣说:“他们(采矿公司)在古尔霍格谷地开了一个小洞,并利用这个空间收集了从矿山流出的有毒水。 他们让有毒的水渗入土壤。我认为他们不会让它安全地流到某个地方。雇用了一个当地人叫热丹的藏人来看守古尔河。附近有一条更大的河流称为曲噶,当地人也称曲瓦。在仲库范围内,曾经有无数的河流和小溪流过,但是由于采矿,它们全部干枯或污染中毒。 ”

“每个星期,他们都会将一些物质倒入在古尔河收集的有毒水中,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毒药的效力。我听说过有关这种有毒水的恐怖故事。如果它不慎进入某人的嘴中,会导致即时死亡。并且融化人肉仅露出骨头。一些矿工遭受剥皮和成束脱发的折磨。它肯定给牧民族及其动物造成了疾病和死亡,但当地人实在不敢谈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