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必须立即释放长期单独监禁的西藏作家拉丹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在中国四川成都市一个秘密地点被任意拘留两年的著名西藏作家和知识分子拉丹先生(化名:迪拉丹)。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认为,拉丹先生被长期单独监禁是对他和平行使见解和言论自由权的报复。中国当局必须履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和义务,停止对拉丹先生施加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拉丹先生于2019年6月被中国公安官员任意拘留。公安局官员将拉丹先生从他位于成都的公寓中拘捕,并没收了他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其他文件。当时他正在写回忆录。另据报道,他很可能因在他担任教师的私立教育中心使用被禁教材而被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于2020年3月,即他被拘留近九个月后收到的信息显示,调查人员还使用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出版发行拉丹先生的著作《抵抗的艺术》的英文翻译作为他所谓的罪行的证据。当时因尊重拉丹先生亲属的意愿,即尝试寻求国内各种渠道促使政府释放拉丹,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暂时没有公开有关他被拘留的信息。

拉丹先生被单独监禁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中国党国对针对西藏知识分子、作家和文化人物的反对,以及不同声音进行了无情镇压。中国当局必须停止散布恐惧和压制那些不同意政府关于西藏言论的人的恐吓策略。正如拉丹在上述书中所写,“专制政权的宪法可能会宣布公民有抗议、集会、言论自由和批评政府官员的权利。但这样的声明只是为了操纵人民或向国际社会展示积极形象的幌子。每次我们试图行使这些所谓的权利时,我们都以各种借口遭到逮捕和酷刑,这证实了这一事实。”

流亡中的拉丹先生的一位近亲希望保持匿名,他发送了以下信息,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干预营救(意译):

“19年乌云下你的言行、思想被铁丝网所笼罩,你被无缘无故地,强制关进黑牢。民主、自由、平等是多名深入人心的词汇,但是,在专制毒剑下,自由和平等是多么渺小和无力—你被失踪的岁月里,你的家人,还有你的学生们如同孤儿,失去了前方指引的明灯。如此的灾难之下,唯一的希望寄托给联合国和国际人权组织,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求救)”

拉丹,1971年生于西藏安多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迪村,原僧人、知识分子、作家。俗称迪拉丹,他出家的出家名字是图丹洛桑楞珠。13岁在当地寺院出家,15岁入甘孜色达县喇荣噶佛学院。27岁时,他前往拉萨在哲蚌寺和色拉寺继续深造佛学,但不得不缩短学业。2008年起,他走访西藏各地,体验和观察,并记录的藏人社会各界实况。2011年3月,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生命危在旦夕的话语》。该书发行恰逢2008年西藏三区起义三周年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召开的第16届会议。他的第二本书原名为 “通过与法律合作进行抵抗”由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翻译成英文,并于 2015 年 6 月 29 日出版为《抵抗的艺术》。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