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2021

中国人大宣布使用少数民族语言“违宪”

  •   
  •  
  •  
  •  
  •  
  •  
  •  

中国当局宣布“地方立法规定民族学校用民族语言教学” “违宪”,这进一步巩固了中国党国为将少数民族吸收为单一的中国民族身份所作的积极尝试。

1月20日,完全服从共产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2020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指出:“有地方性法规规定,各级各类民族学校应当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进行教学;还有的地方性法规规定,经本地教育行政部门同意,有条件的民族学校部分课程可以用汉语言文字授课。”

中国大胆尝试实现党国同化目标,对多样化的少数族裔文化和语言社区,以借着援引《宪法》条款进一步合理化,《宪法》法律赋予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一项重要监督职权。

强调国家法律优于地方法律,即使是在自治区和自治州县制定的法律,也被称为“前后不一致”和“不适当”,有所违反“与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不相符或者与国家的重大改革方向不一致”和“违背上位法规定”的地方法规,沈春耀的报告明确地减损了《民族区域自治法》(文字上)赋予少数民族的可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自治权。声称在当地对少数民族语言的法规“与宪法第十九条第五款关于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的规定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教育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不一致—-”,显然开始已经在消弱其他民族语言文字的学习和使用,因为“已要求制定机关作出修改”。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于2000年通过,自2001年起生效。该法为政府和少数民族社区的普通话使用提供了更多的领域。引入国家通用语言法的目的是“在允许过渡性和/或补充性使用少数民族语言的同时,教育少数民族学生成为普通话使用者。”该法第5条读起来就是政治性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使用应当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有利于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利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

1984年《区域民族自治法》规定了六项语言权利:

第十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第二十一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同时使用几种通用的语言文字执行职务的,可以以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语言文字为主。

第三十六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根据国家的教育方针,依照法律规定,决定本地方的教育规划, 各级各类学校的设置、学制、 办学形式、教学内容、教学用语和招生办法。

第四十七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应当用当地通用的语言检察和审理案件。保障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法律文书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文字。

第五十三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对本地方内各民族公民进行爱国主义、共产主义和民族政策的教育。教育各民族的干部和群众互相信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尊重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共同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

1984年的《区域民族自治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和其他国家法律和法规规定了使用少数民族语言和普通话的地区,公民和官员应学习少数民族语言和普通话。

自2001年对《区域民族自治法》进行修正以来,对区域自治法的废止不断迈进,该修正案改变了中国的课堂语言政策,以支持党国。该修正案要求在少数民族社区的小学早期或晚期教授普通话,而不是在“小学高年级或者中学设汉文课程”。修订后的自治法第37条规定:“从小学低年级或者高年级起开设汉语文课程,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汉字。”

在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于2018年针对中国进行定期审查的互动对话中,委员会专家对中国实施少数民族语言双语教育的不利影响表示关注。专家们同样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质量和受教育机会表示关注。在审查之前,委员会要求中国提供有关“少数民族地区的双语教育”和“为促进和尊重当地和区域语言,文化和传统所采取的措施”的更多信息。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少数民族语言规定地方法规的解释是对区域自治法赋予少数民族在内部自决中的权利和自治权的公然攻击。中国既未承认也未实施少数民族语言教学权是一种语言人权。

鉴于党的机构在所有治理事务中均占主导地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仅仅是公开宣布党已预先作出的决定。但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作用比普通代表每年只参加十天的常务代表更大,在立法事务中人大代表只扮演边缘角色。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中国当局废除直接破坏和影响西藏语言和文化认同、生存的法律、政策和做法。中国当局必须通过宣布在西藏藏语为第一语言,并实施与文化相关的教育或扎根于少数民族文化的真正的双语教育。让藏人社区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宪法》确定自己的教育和文化事务。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敦促国际社会和民间社会成员向中国施压,要求联合国或其他相关国际机构进行独立访问,以评估西藏学校以母语为基础的教育的质量和可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