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2020

一藏人由于在电话里交谈藏语教育被刑事拘留

  •   
  •  
  •  
  •  
  •  
  •  
  •  

由工作人员

Wangdu Tsering in a recent photo

一名西藏男子与弟弟通电话时讨论了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定日县为孩子们教藏语的重要性后,遭到拘留关押在“再教育”一个多月。

今年45岁的次仁多吉是定日县扎西宗乡培拉村的居民,他与其流亡的弟弟旺堆次仁进行电话交谈后数小时后,于今年2月20日遭拘留。次仁多吉到拉孜县看望其在拉孜寄宿学校上学的女儿返回定日时在一个公安检查站逮捕了次仁多吉。

“那天早上我给哥哥打电话,我们谈到了向孩子们讲藏语的重要性。我告诉他,如果我们不提早建议孩子,他们只会学习中文。” 29岁的旺堆次仁对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说。

当天晚上,次仁旺堆接到一个亲戚的电话,通知他关于次仁多吉遭拘留。 “拘留人员告诉我的哥哥,他之所以被拘留是因为他一直与外界保持联系,并在电话中谈到了对儿童的藏语教育。那是政治犯罪。”

拉孜公安将次仁多吉移交给定日公安。搜查了多吉的物品,尤其是他的手机。他在定日县公安局拘留中心被拘留了一个多月,并告诉他:“这不是监狱,而是一个再教育设施。”遭受长时间的讯问和殴打之后,他终于被释放,并警告他不能告知自己被拘留的事向外界介绍,如果向外界透露情况他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The report compiled by HURON about the detention of Wangdu Tsering and others.

今年7月,次仁多吉的姐夫平措也遭到20天的拘留,这是由于他用其妻子达瓦参教的电话与旺堆次仁进行电话交谈而遭到公安讯问后,也被拘留了20天。平措出差拉萨回到家仅两天后,于7月18日上午从他的家中被带走。

6月30日,旺堆次仁打电话给达瓦参教,询问她的健康状况,因为她婚后离开了家住在附近村庄的丈夫家中。几天后,公安来到她家,询问电话交谈,然后进行搜查。搜查结果导致公安没收了一些被视为非法的旧宗教经文和雕像。这些文章的确切性质仍然未知。但是,保留与当前西藏达赖喇嘛有关的教义和雕像是非法的。她的丈夫从拉萨回来后,警察命令参教通知。平措当时不在家中,外出从事建筑项目。尚不清楚平措是否因持有非法宗教物品而被拘留,还是他的妻子与流亡中的兄弟保持联系而受牵连。

持续迫害

旺堆次仁在流亡中,无法返回家中或与家人和亲戚保持联系。他的家人接连遭拘留,他担心他们的安全。但他认为,最近对其家人不断遭受中国当局迫害拘留与他和家人联系有关。

2011年9月,他与其他14名来自定日的藏人一起前往印度,参加了达赖喇嘛殿下的时轮金刚法教。他听说,2012年时轮金刚法会可能是西藏领袖最后一次时论金刚灌顶法会。那年的12月,定日的中国公安在接到当时在印度的旺堆次仁的电话后,短暂拘留了他的哥哥多吉。公安警告说,如果多吉与他的“分裂主义”兄弟次仁保持联系,将进一步受到惩罚。

后来,旺堆次仁的八口之家(包括其兄弟和父母)被剥夺了政府的福利和其他补贴。最初,他们被禁止未经许可前往定日县城和日喀则市。尽管取消了前往县城的旅行禁令,但仍然不允许他们前往日喀则市和拉萨市。

对家庭的压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曾令旺堆次仁禁止回西藏后被困在印度时,多吉次仁建议他的弟弟不要在印度上西藏学校,因为中国公安会以此为借口拘留他。 “他们会认为您加入了分裂主义者组织”旺堆次仁引用多吉电话交谈中次仁多吉的话说。旺堆次仁现在他有机会去学习,但是面对家人的进一步迫害他放弃了渴望继续接受教育的念头。

与谋杀罪相同

旺堆次仁试图在2012年4月返回西藏,导致被拘留了四4个多月,其中包括中国边防警察对他的单独监禁一周。他们15人中有4人早些时候去了西藏,也因为参加了达赖喇嘛的法会而被关押在日喀则市娘日监狱3个月。他们甚至没有带达赖喇嘛的照片。

4月下旬,他和其他10名来自定日的藏人在西藏和尼泊尔边境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附近的南帕拉山口被拘留。该小组拥有达赖喇嘛的照片和一些包含他教义的DVD。他们被带到山的另一边的一个军营,在那里他们被戴上手铐关押了一周,并被穿薄衣服罚站在雪地上的小木板上。

中国边防公安要求知道为何特别去参加达赖喇嘛法会,并指责他们为“分裂者”和“达赖的流浪狗”,同时一直用棍棒殴打他们。 “你知道你走私达赖喇嘛的照片和教义等同谋杀罪吗?”次仁旺堆记得其中一名警官向他们大喊大叫。 旺堆次仁和其他人仅靠军官提供的少量过期的糌粑生存。

边防公安随后将他们交给定日县公安局,拘留了他们约20天。定日县公安再次对旺堆次仁和其他人进行了严厉的讯问和殴打。公安长时间扣留食物,以迫使该团体供认。 “无法忍受饥饿,我们求他们用我们自己的钱养活我们,”旺堆次仁说。他们最终设法获得了方便面和热水。

他们遭受的最严重的酷刑之一发生在娘日监狱,在那里,他们被定日县公安局转移。他们在该监狱被囚禁并遭受酷刑约三个月。在许多场合,旺堆次仁被剥夺了他的内裤,并长时间戴着手铐站着,而监狱官员则用电棍殴打他,并嘲讽他是“达赖和分离主义者的狗”,并犯下了政治罪行。 “监狱官员还谴责我们,作为藏人边境地区的年轻一代居民,我们在制止这些所谓犯罪方面负有更大的责任,”旺堆次仁告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早餐时给他们喂少量的陈腐的糌粑和茶,午餐时煮萝卜,晚餐时吃喝萝卜汤。他们每两个人占领了每个关押在破旧不堪的小牢房。

他们的家人对拘留亲人一无所知。当他们最终了解他们的下落时,为时已晚。娘日监狱当局已将他们移交给聂拉木县樟木中国边防警察。已经决定将他们驱逐出西藏。在将他们交给达道巴尼的尼泊尔边防警察之前,樟木边防公安没收了他们的公民身份证和区域身份证,下令不要返回西藏。但是,他们中的一名藏人会说尼泊尔语,并迅速告诉尼泊尔边境警察,他们实际上是藏人,而不是尼泊尔人,而且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在西藏。这使尼泊尔边境警察产生了怀疑,尼方拒绝接受他们。

这激怒了中国边防警察,然后将他们带回娘日监狱,在那里他们被监禁了一个潮湿的牢房里,被单独监禁了近一个星期。每天只给他们一个饼子外没有给任何食物。

一周结束后,他们又被带回樟木,这次中国边防公安付给尼泊尔同僚大量的钱来带走藏人。旺堆次仁说:“我不知道他们付了多少钱,但我看到一大堆现金易交手。” “我记得我们恳求中国边防公安,他们大约有八个人不要驱逐我们,因为如果我们不能返回自己的家,我们可以去哪里?为此,其中一名军官反驳说,我们应该问达赖喇嘛。”

当他们越过边界进入尼泊尔时,尼泊尔边防警察立即将他们转移到了移民部的监护下。联合国难民署和尼泊尔人权组织(HURON)花了四天时间才将他们释放。他们于2012年8月30日获释后,在加德满都的西藏接待中心获得了临时庇护所。他们后来被送到印度西藏流亡藏人的首都达兰萨拉。即使如此,旺堆次仁也希望这是一个临时安排,他有一天可以回到西藏。此后已有七年了,他不确定他是否会成功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