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page 2)

新闻

藏人呼吁释放长期拘留而未经审判的反腐活动人士

西藏境内数百名藏人提交了三份请愿书,要求立即释放一名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在中国警方拘留的当地反腐活动人士。 47岁的阿亚桑扎先生于9月4日在西藏安多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高速公路交叉口遭到甘德县公安局人员的殴打和拘留。 请愿书由甘德县的三个乡江千乡、下贡麻乡和岗龙乡的居民签署并提交。 江千乡是阿亚桑扎先生的故乡。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对请愿书的内容最初评估证实了,地方当局对勇敢的活动家以“寻衅滋事罪”的虚假指控而被捕。 阿亚桑扎先生的激进主义已成为地方当局的威胁,他们习惯于贪污公款的腐败行为。

Read More »

一位单独上街和平抗议者遭拘捕后被失踪

西藏僧人桑杰嘉措在西藏阿坝县城大街上和平抗议示威遭中国政府拘捕之后被失踪。 12月10日,西藏安多格尔登寺僧人桑杰嘉措在阿坝县城大街上举行和平抗议示威游行,他高呼“西藏要自由!”等口号。当时立即遭到中国公安在现场严重殴打,并拘捕了桑杰嘉措。至今中国政府没有向其家人和外界提供任何有关桑杰嘉措的信息,现处在被失踪中状态。

Read More »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国际人权日的声明

“没有安全,我们就无法享有发展;没有发展,我们就无法享有安全;不尊重人权,我们既不能享有安全,也不能享有发展。” 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 今天是《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0周年,这是人权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它保障所有人的公民、经济、政治和文化权利,这些权利是普遍的,不可剥夺的, 不可分割,相互依存和相互关联。 随着《世界人权宣言》年满70岁,对保护、促进和实现所有人的人权仍然存在紧迫的挑战和威胁。 在世界许多地方,我们正在目睹对人权的强烈反对,对人权维护者的越来越多的报复以及民间社会行为者不断缩小的空间。 像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正在重新定义人权方面取得进展,正如最近所看到的那样,一党专政在联合国成功地推动“发展”成为所有人权中最重要的人权,也是享受所有其他人权的前提条件。

Read More »

TCHRD开通新网站纪念西藏文《世界人权宣言》印刷发行30周年

为了纪念哲蚌寺僧人30年前在拉萨木版印刷《世界人权宣言》藏文译本,在西藏自由斗争史上所做的宝贵贡献,以及《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之际,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开通藏文版的全新网站。 11月30日是中共对所谓西藏“十人集团”的僧侣严判翻译发行西藏文《世界人权宣言》的日期。1988年西藏哲蚌寺的10名僧人秘密翻译并用木板印刷《世界人权宣言》被中国当局指控僧人发行“反动文学”和“毒害中国以人民民主专政为特征的社会主义制度”。 对所谓的“十人集团”僧侣被判处5年至19年不等的徒刑。因此,为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藏文版印刷30周年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11月30日举行了特别纪念活动,并开通新的西藏文网站介绍人权知识。

Read More »

再有藏人自焚抗议中国政府后去世

随着中国政府在西藏的国家安全触角不断扩大,使西藏遭受越来越严重的镇压,因此,在西藏的自焚抗议从未停止。最近又在西藏安多阿坝(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阿坝县)发生自焚抗议中国政府事件,年轻的藏人自焚后去世。

Read More »

联合新闻声明:关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删除对中国普遍定期审议相关者信息

我们以下签署者对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删除供联合国成员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之前审议有价值的利益攸关信息表示深切关注。 普遍定期审议进程是通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进行,明确欢迎民间社会为解决人权挑战和促进普遍人权准则所作的建设性贡献。所有签署的小组在2018年3月29日截止日期之前通过人权高专办的在线平台提交报告,作为各国在编写建议时要考虑的联合提交材料,以及人权高专办在民间社会提供的官方信息摘要中的审议。

Read More »

非政府组织为联合国审议中国人权提交西藏报告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为2018年11月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之前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了一份关于联合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普遍定期审议西藏报告。本中心2018年3月29日的提交了该报告,引起了多方关注,并就任意拘留和酷刑、言论自由、宗教和信仰自由以及隐私权等具体人权问题提出了建议。

Read More »

《流亡藏人的民主—2018年特别报告》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对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地6次会议上对流亡藏人《选举法》草案小组对民众的意见进行深入讨论,特别是按广大民众的意愿,维持选举分初选和决选表示赞赏,认为这是民众取得的一次大胜利。自2016年选举流亡藏人司政时广大民众提出是否需要两次投票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之后,本中心征求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以及知名人士、学者是否需要两次投票的意见和见解,并组织讨论会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最终把民众和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提交给《选举法》修改草案小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