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 November 21 2017
Home / 年度报告 / 1999 西藏人权报告 (摘要)

1999 西藏人权报告 (摘要)

1999年,中国政府举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和所谓解放西藏40周年纪念活动。在此期间在西藏进行了大规模的严格控制和戒严。

中共当局为了维持极权统治,在中国和西藏社会全面加强了镇压力度。对挑战国家权力者进行惨无人道的残杀或非法逮捕、关押。许多法轮功练习者被指称是邪教而遭到随意逮捕和迫害。

在上述纪念活动期间,西藏虽遭到军警的严密控制,但仍有西藏人通过和平非暴力方式在中共所谓解放西藏40周年纪念大会期间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

在康区甘孜地区,3000多名藏人举行示威游行,表明对中共统治的不满,其中有80余人遭随意逮捕。

98年5月扎西监狱11名西藏人由于反抗中共统治而死亡。另有12名西藏政治犯遭到不同年限的加刑。

在中共侵占西藏的40年里,一直无视和全面践踏西藏的人权,因此,国际各组织继续谴责中共暴行。

中国政府极力宣称在中共统治下,40年来西藏社会得到发展,人权状况得到改善。但对每年有几千人为摆脱中共统治而流亡国外的事实却没有任何解释。在过去的一年中,有2474名藏人流亡印度,其中1115名是不满18周岁的少年儿童。对于藏人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继承传统文化等方面,中国政府不仅不予支持,反而将其视为否定中国政府的主要基础,对行使言论自由权利者随意逮捕和长期拘押。

中国政府在西藏推行大规模移民政策,对移民西藏的中国人给予特殊的照顾或关照,因此,目前有大量中国人移居西藏,从而严重威胁到西藏民族特质的维护。

西藏人与移民中国人之间贫富差距悬殊。

从1987年起西藏连续发生和平示威游行后,中共加强了对西藏的控制力度。96年中共政府在西藏各寺院进行爱国主义教育,11000多名反对工作组立场的西藏僧尼被驱逐出寺院。

世界各国被中国的经济和贸易所吸引,对西藏问题缺乏实质性的支持。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第55届人权大会上,由于欧洲联盟没有支持美国提出的议案,从而使议案搁置。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访问欧洲各国时,各国政府对和平示威的西藏人和支持西藏者进行严格管制。那一次的访问,法国和英国等从中国得到很大的商贸利益。同时也使西藏人权活动遭到很大挫败。

世界银行给予中国西部扶贫项目的大笔贷款,表明一个国际组织认同和支持中国对西藏的移民政策。1999年有两名研究这一项目的外国专家和一名西藏翻译遭到中共逮捕。1999年,国际政治环境中有关自决权的实施得到很大发展,科索沃和东蒂汶的事件以及俄罗斯近期对车臣少数民族实行暴力镇压时,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为和平解决问题而在促使双方对话和解决问题等方面积极提供协助与方便。如此尊重自决权力的良好国际环境对西藏问题也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启示并开辟了新的途径。

言论自由

在西藏言论自由受到当局的严密控制。凡发表与当局不同观点的异议人士都以分裂分子的罪名随意逮捕拘押。1999年至少有115名西藏人由于通过和平方式发表自己的思想言论而被逮捕。

从1996年展开所谓的严打活动以来,在西藏各寺院中开始实施消灭信仰或对达赖喇嘛和达赖喇嘛所确认的班禅喇嘛以及对西藏独立保持信心之藏人的运动。

任意逮捕和关押

据悉1999年至少有130名西藏人被中国当局逮捕。他们都是在非法状态下被中国政府随意逮捕、在未被审理前长期关押以及没有合法的审理的情况下判刑,判刑后被告没有上诉的权利。

1997年中共对刑法进行修改。但所谓修改并不符合国际法。只是将以前的反革命罪名改为破坏国家安全罪。事实上仍在继续逮捕那些与当局持不同政见的西藏异议人士。

 

政治犯

目前至少615名西藏政治犯仍在中共监牢中承受暴虐,其中156是妇女。有至少62名政治犯被判有10年以上重刑。在政治犯中,百分之七十九是僧尼。虽然西藏政治犯的实际人数远远超过上述数字,但由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有关消息外传,因此,有很多的西藏政治犯仍不为外界所知。

中国政府继续秘密扣押达赖喇嘛确认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及其父母兄弟。虽然有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追查寻问,但中国当局一直没有任何明确的说明;甚至联合国人权专员逻宾逊夫人于1998年访问西藏时要求会见班禅喇嘛亦遭到中国当局的拒绝。

根据1999年的消息,1998年5月扎什监狱抗议事件发生后已有十名西藏政治犯因此丧生,其它政治犯遭到酷刑或单独拘押等。以女政治犯阿旺松卓为首的12名政治犯被加刑。

西藏政治犯达纳久迈桑布、阿旺却培、澎措尼仲、阿旺普相、罗桑丹增、澎措旺迭、坚参卓嘎、久迈嘉措等仍在关押中。

监狱和看守所中的酷刑

中国当局对付反对者时通常以酷刑暴虐消灭之。酷刑是监狱和看守所常常采用的手段。从开始逮捕在正式关押、以及在审问时都有酷刑。

中国政府采用酷刑的行为事实上违反了中国法律。酷刑包括殴打、电棒击打、放犬咬人、捆绑、强制操练、单独关禁闭室、不让睡眠、不给吃穿、不提供医疗条件等等。

中国政府在联合国禁止使用酷刑文件上签了字,是一个同意执行该法律的国家。但从1996年同意执行该法律至今至少有69名西藏人死于中国军警的酷刑下。1999年至少有6名西藏人死于中国军警的酷刑下。

 

宗教的镇压

由于西藏独立之观念言论与佛教修习关系密切,因此中国政府为了消除西藏独立观念而迫害佛教信徒。

1996年4月中国政府进行的所谓严打活动中,中国当局的工作队进驻西藏各寺院推行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强制向僧尼灌输中共政治观念,强制僧尼攻击和污辱达赖喇嘛;并将11409名不肯接受中共观念或拒绝从命的僧尼和440名18岁以下的僧尼被驱逐出寺院,另有541名僧尼被捕。

1999年又有49名僧人因拒绝和反对当局的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而被逮捕,另有1432位僧尼被当局工作队逐出寺院。

从1996年至1999年,至少已经在261座寺院中推展了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国当局还通过专设的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和地方宗教局对宗教事务进行严格控制,并规定入寺年龄限制等。

 

利与

中国宪法虽规定西藏妇女享有平等权利。但中国政府仍在继续践踏西藏妇女的权利。在中国宪法中甚至规定少数民族妇女享有特殊照顾,但对西藏妇女强制实施堕胎、避孕和绝育等手段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超生的孩子属于非法而不仅丧失学习、医疗、户口等权利。而且其父母还要承受恐吓与罚款等处罚。1999年,一些西藏妇女在被迫进行绝育手术后因未得到妥善医治而丧生。

中共的这一政策的目的是想减少西藏人口。

儿童权益

中共在联合国儿童权益法上签了字,因此有义务执行此法律。由于大量移民西藏,使西藏的文化、宗教遭到衰败。因此使西藏儿童丧失完整接受和学习文化的权利。从而更加深了西藏民族特性面临毁灭的威胁。由于在西藏的西藏孩子必须要学习中文和中国的习俗等。因此很多孩子的父母为了让孩子接受西藏文化而将孩子送到印度学习﹕1999年有1115名18周岁以下的少年儿童被迫离开家乡亲人而被送到印度来接受西藏文化的教育。

西藏儿童没有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仍有至少两名十八岁以下的少年政治犯在关押中。另至少有21名西藏政治犯在逮捕时都是少年儿童。1999年至少有244名18岁以下的僧尼被逐出寺院。

 

大量移民

 

对西藏的大规模移民造成西藏民族和文化生存的危机。加上中国政府继续在西藏推行计划生育,使西藏人在西藏已成为少数民族。

由于大量中国人移民西藏,因此在西藏的经济和社会等各部门中西藏人已成为少数民族。如果中共的西部扶贫项目得到世界银行的援助贷款,则西藏安多都兰县的西藏人口比例将要下降到总人口的15%至22%以下。危害生存权利

中国政府宣称西藏经济得到很大发展。据本中心得到的资料,经济发展和建设成果被中国移民所享有。在联合国发展计划组织记录的160个发展中国家中,西藏处于第131至153之间。

由于在西藏农牧民中,不均衡地强制征收税费,使他们的生存面临危机。中国地方官员强制征税和强制征召劳役等行为践踏了西藏人民的自由。西藏人无法享受最基本的住房和医疗卫生等权利。

 

失踪

 

据1999年消息,至少有16名西藏人失踪。其中12名西藏人是1998年失踪的。仍有三名西藏人至今下落不明。中国政府在逮捕和拘押上述人员后,不通知家属或对被捕者家属也保密。十一世班禅喇嘛被中国政府绑架后失踪。

 

民族歧

 

中共签暑了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但对包括西藏民族在内的各少数民族实施区别对待。由于西藏人并没有真正名副其实的政治地位,因此在学习、工作、医疗、住房等方面遭到区别对待。由于大量中国移民在西藏的经济和工作等方面享有特殊机会,因此,西藏人在西藏社会实际成为二等公民。

Check Also

2003 西藏人权报告 (摘要)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2004年2月4日发表《2003年西藏人权报告》104页的报告摘要。 该报告称﹕2003年是中共严重践踏西藏人权的一年,2003年中国政府违背国际人权公约严重践踏藏人的政治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对西藏宗教、文化中心和对西藏宗教和文化等具有栋梁之材和藏人敬仰的大德高僧进行了特别打压政策,以假借各种罪名进行消灭。 2月4日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表了有104页的「2003年西藏人权报告」。分宗教、教育、建设等五个部分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