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西藏僧人揭露:在中国的“政治再教育”中心,酷刑和性虐待现象猖獗

西藏僧人揭露:在中国的“政治再教育”中心,酷刑和性虐待现象猖獗

迫使尼姑传军装、唱红歌

由一名前被拘留者编写的第一手资料显示了中国当局在西藏建立的“再教育中心”隐秘的围墙内以“法律教育”名义进行的恐怖活动。

出于安全原因匿名的僧人撰写证词,并由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近年来收集的证据,这些证据是中国政府对 “政治上不可靠”的西藏人实施的打压。例如,西藏作家和老师岗吉•志巴加在2016年从监狱释放后不久就被迫参加了为期15天的“再教育”课程。同样,另一名前政治犯因违抗官方命令强迫西藏自治区外西藏地区的寺院驱逐僧侣而受到再教育超过两个月。

这位匿名僧侣在西藏那曲索县的“再教育中心”度过了大约四个月的时间。他说,这些中心是指“教育转化”培训中心。当时被关押的再教育中心的除了两三个俗人之外囚犯都是僧侣和尼姑。在许多其他僧侣和尼姑被迫返回家园,并强迫放弃在过去几年在位于西藏自治区外的寺院的学习机会。当他被命令返回索县面临严重的后果,当时这名僧人正在西藏安多青海省接受教育。

没有违犯任何法律,合法的行使自己的权利,从自己的家乡前往青海学习,遭无理指控,并在2017年7月13日从学院强制带到家乡。如果没有自动返回以拘捕家人父母、兄弟等,该家庭的小孩禁止入学,禁止家人采挖冬春夏草等恐吓下而不得不返回家乡。

在抵达索县时国家安全局(SSB)的一名官员把这名僧人带到新建的“教育转化”培训中心。 除了他的衣服、毛巾、牙膏和牙刷之外不让带任何物品。

进入中心前这位官员说,你要去的是学校,而非监狱。

僧侣很快意识到,教育转化中心是一所监狱,他以教育形式接受的所有都是为了消除对西藏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信仰和忠诚努力。

课程是玷污我们和玷污达赖喇嘛尊者,事实上只有一些零星的法律课程没有任何实用性的法律课程。他们有时候很像一个小孩子,如此泱泱大国对一位遥远的老僧人进行秘密玷污,真是哭笑不得。

这些课程以中文授课,中国人以早期1950年代占领西藏和和文革期间所采用的“斗争”的形式进行召开会议,并需要自我批评。

晚上有时候召开59年一样的斗争会,有时候是军训,军训是最可怜的是年长的尼姑和僧人们,他们听不懂汉语、身体虚弱常常遭到殴打。

在“教育转化”中心性虐待十分猖獗,特别针对尼姑。

不少尼姑会晕倒,有时候尼姑晕倒后监管人员带到他们的住房,我亲眼目睹了监管人员乱摸尼姑的乳房、身体等进行的情况。
有一段时间当尼姑没们晕倒后监管人员立即带走,无人知晓他们做什么。也听说了男性工作人员在尼姑宿舍用身体压住尼姑的事情。

所有囚犯都必须穿着军装式的制服,他们必须从自己的口袋里付钱买制服, 一套制服花费150元人民币。僧侣还证实了2016年西藏尼姑军装风格的视频的真实性,演唱中国官方藏人女高音次丹卓玛的“红色歌曲”。

我进入中心是看到一些穿军装的妇女走过来,她们看到国安人员立即集合蹲在了地上,他说了几句话后妇女们立即回答是!是!当时我感到奇怪。
后来才发现这些穿军装的妇女都是尼姑

在上面视频中尼姑们唱 “红歌”是看守所再教育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监管宿舍者走过来问了我的名字等,他并问我:你相信共产党吗?我没有马上回答,看到同伙们在示意,我才说相信共产党。之后三天如果没有学好中国国歌、次丹卓玛的《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孩子》和另外一首汉语歌将会进行严惩,说完后他走了。

囚犯还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包括集体惩罚、剥夺食物、剥夺睡眠、长时间站立和殴打等。

挑出几个看不惯的人,进行殴打,一次又一次地打晕,再浇水让他醒过来。这样反复多次之后利用黑色的橡胶棒对全身殴打,并用电棒击打。全身变成紫青色打的半死不活。奇怪的是没有损害骨头。我们被释放之后听说有些僧人遭殴打后手臂被打断了。
如不有一个人犯了错,进行集团惩罚、禁止食物,因此,大家只能饿肚子直至肚子内起火,嘴里冒烟。后来由于这些惩罚很多人发心脏病而无法治愈。食物是糌粑和茶,糌粑是陈旧多年的糌粑,充满臭味、尘埃和虫子。除此外没有任何食物,因此,僧侣们默默地吃糌粑而别无选择。
吃了那糌粑胃会剧痛,而且,需要不断的上厕所,但是,上厕所的时间是规定的,每天只有那么几次。所以非常怕吃糌粑,不吃就会饿死。有时候从他们的垃圾桶里捡东西吃。后来慢慢习惯了吃那臭气冲天的糌粑。
晚上,有时候一次,有时候两次再睡觉时吹哨集合,如果没有醒过来或者迟到将会得到殴打,并罚背着被褥深夜跑步两个小时,并用电棒殴打。最后大部分人除了脱掉鞋子外合衣而睡。
吃完中午糌粑在宿舍小息之后回到太阳底下静站,如果稍有动弹将会遭到军人们的殴打。有一个人如有小动他们会跳到眼前,开心微笑地进行殴打。他们似乎每天在等待殴打别人似的。
后来让我贴墙静站近三个小时,我用眼角看到我左右和一楼楼道里有穿军服的男女在走动,他们用也在偷偷地看我,我在二楼,这栋楼有两层。

即使被释放后对“再教育”囚犯的限制也没有结束。回到他们的家乡所有前囚犯都必须向当地派出所报到。在某些地方每天必须报告,其他地方每三天一次或每周一次在报到。

释放之后需要在各自的派出所登记报到,有些人每天一次,有的三天一次,有的一周一次报到。去报到时需要给他们打扫卫生,洗衣服和餐具等。禁止穿僧服、禁止返回寺院、禁止为他人诵经做法事。处了乡和村外禁止到其他县、地区和城市。身份证遭国安部门扣押。
在这样的限制下我们失去了迁徒、学习和工作一年零三个月。不管上级说的怎么漂亮,事实上我们只有被监控,没有任何关照。如此的民族歧视的困境下我们自由地呼吸都是极其的艰难。

在批评当前中国在西藏的政策时,僧侣呼吁中国当局以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进行对话解决西藏问题。

民族歧视政策只能加大藏汉民众的敌对,绝对无法拉近关系。如果需要民族团结和统一,改变对西藏的所有野蛮政策,相信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以和谈的方式解决问题是如今唯一的出路。相反继续实施民族歧视、消灭西藏宗教、文化、语言和文字的破坏性政策,以及野蛮政策问题将日益严重。还有抢占牧民草原、大量的中国人移民、开发西藏自然资源而破坏环境等将会加大藏人心中的痛苦。
藏人作为人,没有宗教信仰、迁徒、生活、商业和学习等的自由,用经济怎样诱惑也无法买到藏人的心。剥夺我们的学习权利无可非议是最残暴、最野蛮和极端的政策。
我是被无辜强制带走关押的,绝对并非违犯国家法律而惩罚的,如果是违法了法律,请你回答我们违法了哪条法律?

自2012年以来,中国当局迫使在西藏安多和康区学习佛教的僧尼返回其在西藏自治区的家乡,作为控制和管理西藏僧尼人口的强化政策的一部分。最近的案件发生强拆和驱逐色达佛学院僧侣的时候,那曲的僧侣被迫返回后,僧人和尼姑们在“再教育”中心被关押了数周和数月,没有任何正当的法律程序。这些非法再教育中心是2013年中国当局声称废除的另一种可怕的“劳改”或“劳教”制度。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中国当局保证包括非法接受“再教育”的僧尼在内的所有西藏人的人权,并无条件立即归还其国民身份证。根据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法的规定,西藏人有权在自己选择的地点或机构学习和实践其宗教、文化和语言。如果中国当局真要建立法治,那么它必须停止剥夺公众的合法权利和自由。更重要的是,中国当局必须停止实施镇压政策,并认真解决西藏人不满和抗议的根本原因。

Check Also

中国政府报复流亡在外的前西藏流亡政治犯家属

中国政府对流亡印度的一名西藏前政治犯家人採取令人震惊报复行动 ,中国政府将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年迈的母亲非法拘留在西藏安多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并警告说如果他们没有将前政治犯交给当局,他们会受到严重后果等威胁。 35岁的但增奥赛告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5月23日,当地警方拘留了他的母亲莫兰吉,并非法关押至6月6日 。在非法关押的两周里,莫兰吉被秘密关押,并接受有关他儿子的严格审讯。她被释放之后,由于经历了创伤性的经历如今说话等有严重的问题,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我非常担心她的健康问题,因为她 患有心脏病患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