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 September 22 2019
Home / 新闻 / 西藏作家卓玛嘉满刑回家,家乡民众敬献哈达庆贺

西藏作家卓玛嘉满刑回家,家乡民众敬献哈达庆贺

12088157_987871511254997_4184899069264825443_n-225x300西藏作家卓玛嘉在西藏拉萨曲水监狱服满十年的刑期后返回西藏安多的家中,当地民众前往家中献哈达慰问,并庆祝他获得自由。卓玛嘉的身体状况不良,接触他的人们怀疑他的胃和肝脏功能不佳。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获得的可靠消息证实,2015年10月8日,西藏作家卓玛嘉从拉萨曲水监狱服满十年的刑期后出狱,当时西藏安多的多拉(祁连)县专门派遣两名公安人员前往曲水监狱接押。8日上午八时,曲水监狱将卓玛嘉转交给祁连县公安人员,并在他们的监控下从拉萨乘机抵达西宁,下午4时送交西宁市公安。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半再转交祁连县公安局,并在相关文件上签字等办完手续,10时40分获得正式释放后在家人的陪同下返回了家中。

卓玛嘉释放后当时看到他的民众向他献哈达慰问,由于是深夜没有众多藏人知道其释放的消息。

根据当地一藏人透露,最近几年西藏各地的藏人政治犯获得释放后,大量的藏人集聚并欢迎和庆祝他们获得自由、向他们献哈达等,因此,中共公安为了躲避藏人集聚庆贺故意拖延卓玛嘉回家的时间,让他深夜回家。但是,民众得知卓玛嘉释放的消息后的10月9日很多民众前往他家慰问看望,并为庆贺获得自由向他献哈达等。

西藏作家卓玛嘉先生在监狱遭受了十年多的严重暴虐,他的健康状况严重不良。据接触过他的当地藏人预测卓玛嘉的胃和肝脏功能受损严重,现今他总是感到口和喉咙干燥。从本中心获得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卓玛嘉比关押前苍老、虚弱很多。

卓玛嘉在拉萨关押期间遭受严重的酷刑和暴虐,导致身患肺病前往医院就医,但是,在没有康复前再次押送回监狱。

12063324_987871497921665_7607993333925346248_n-225x300另外,据悉卓玛嘉在监狱受刑期间在狱中刻苦学习藏文和英语,并且,学习艺术绘画等。返回家中时带有狱中艺术绘画作品上百幅。

本中心获得的部分绘画作品中有人物、飞禽、藏獒等。其中绘画的一位牧民少女和一只藏獒更是栩栩如生。

2005年3月9日,西藏作家卓玛嘉先生在拉萨被中共公安人员拘捕,最初关押在公安看守所。11月30日,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判刑,指控其犯有“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  ”,并判处10年6个月的徒刑。判刑后押送到拉萨西面的曲水监狱关押。曾经有媒体报道称,中共将卓玛嘉从曲水监狱押送至西宁监狱关押,但据当地知情者透露卓玛嘉一直在曲水监狱关押服刑。

一般情况下,按中共的法律,出版刊物而遭指控时会扣上“煽动国家分裂罪”,但是,按中共自己的法律也只能判五年的刑期。因此,中共为了严判卓玛嘉给他再扣上“间谍”的罪名。中共当局为了保密非法判决卓玛嘉情况,判决程序全部秘密进行。

中共对西藏作家卓玛嘉的判刑本身是非法定罪,任意判刑行为。因此,卓玛嘉在2005年11月30日从监狱中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世界妇女组织、国际环境保护协会、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等投书表示对他的非法判刑不服。

卓玛嘉在信中称:“ 1,认为我曾向西藏政府提议加强环境保护和促进妇女保健事业。因此他们主管臆断为我是在发展“西藏独立”做准备。

2,我在正准备写一本自然地理学书,还未写的情况下,他们又主观臆断我是在(为)境外提供情报,甚至更加荒唐地认为写自然地理学也是搞“西藏独立”。这些荒唐的说法值得我们提起公元1600年意大利著名的自然地理学者布鲁诺“宇宙的中心是太阳”而激怒了罗马教皇,被判死刑一样。”

12108741_987871414588340_3137646288146290262_n-225x300中国法律规定对被告进行审判以及在法院开庭时具有辩护的权力,被告人的亲属可以旁听,而且需要公开审判且要开放民众旁听。但是,中共当局为了掩盖非法判决卓玛嘉的事实,2005年11月26日至27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代表访问西藏首都拉萨期间秘密转移卓玛嘉到其他地方关押。因此,他在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信中指出:“因此,我无法告诉人们,我是在法律的(不)公正下判刑的。”

3、他们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和未查清事实判刑,并且是用权力来判刑。因而 2005年11 月26、27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来访西藏拉萨时,他们害怕事实的真相, 26、27 日我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被藏起来。

中共政府在西藏布置大量的武装军警对藏人一举一动进行严密监控,而且,在法律面前也对藏人进行歧视,对藏人进行非法重判、进行暴虐,因此,诸多西藏政治犯被释放后就会去世。但是,中共对藏人的暴虐并不能削弱西藏政治犯们的勇气。卓玛嘉给联合国的信中说:“他们剥夺了我的自由,但他们夺不走我对人类环境保护和妇女保健知识的宣传。他们可以杀了我,但杀不了我对自然地理学的热爱。因为,人与环境、人与母亲(妇保)以及自然科学的探索是全人类共同体的尊严,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理念。”

由于中共对卓玛嘉的非法判刑使他在过去的十年多里遭受了非人道的暴虐。但是,他追求正义的勇气、保护自然环境和妇女保健的追求,以及对西藏民族的热爱之心获得了西藏人民的崇高敬仰,也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

2009年,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给卓玛嘉办发了“海尔曼人权奖”、2012年,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和独立中文笔会向卓玛嘉颁发2012年“狱中作家奖”,对卓玛嘉先生的无畏精神给予了肯定。

卓玛嘉用中文撰写的《骚动的喜马拉雅》2007年由西藏笔会出版发行了藏文和中文版后,获得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也翻译成其他国家的语言出版后同样获得欢迎和好评。

在《骚动的喜马拉雅》卓玛嘉说:“我宁愿跪在全西藏人民面前,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努力地告诉你们。也许,你们认为我表现了一种软弱的行为,但你们将会在另一面看到我将为自由而站在敌人的枪口之下。一切都是我们为了追求自由之中最大的幸福。”

《骚动的喜马拉雅山》的最后一章:致西藏全体同胞的一封信中卓玛嘉说:“我们不要怕,也不要流泪,我们一定会成功的。你们——亲爱的西藏同胞们 ——我的亲人们。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辉煌。”

另外,在《骚动的喜马拉雅山》的结束语中作者说:

“此书勤献给我的民族,因为她让我认识了很多人。也勤献给伟大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因为她的人生哲学让我明白了消除贪念走上了利他主义的道路。同时,此书勤献给我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们,因为他们对佛教的虔诚信念,生活的热爱以及对我的关心。我也明白了更多地去关心别人。”

IMG_1172-300x220卓玛嘉还写道:“至此,我决定,如果这本书能获得应所获得劳动价值。我愿意把此书的30%的收入投入中国贫困儿童教育组织,另外30%的收入投入西藏贫困儿童教育组织。剩余40%之中15%直接投入我们在印度藏人区的锁噶学校,为那些学生提供一点日用钱。能在教育上有点补偿。”

西藏作家卓玛嘉,1976年生于西藏安多多拉(祁连)县仲隆(野牛河)乡,父亲叫克增,母亲叫卓玛,有十个兄弟姐妹,卓玛嘉排行第三。他从青海师范大学后在多拉县中学任教,后来在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2003年研究生毕业后流亡印度。流亡后在西藏流亡政府成人学校学校英语的同时开始撰写《骚动的喜马拉雅》。2004年5月返回西藏后在拉萨市一中学担任历史老师,并计划撰写西藏自然地理学,没有撰写完之前的2005年年底遭捕并判刑。2015年10月8日,满刑释放回家。

 

西藏作家卓玛嘉在监狱中给国际组织的信: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世界妇女组织、国际环境保护协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

我现已被判十年刑,主要原因是:

我曾写过没能发表的《骚动的喜玛拉雅》一书,书中主要写了民主和自由及西藏问题等。这是判刑的主要依据。但是这本书按照中国的刑法来说,构不成煽动分裂罪。因而他们想法(应为”方”)设法套在间谍罪名上,并且(在)没有任何证据和事实的情况下,草率的宣布构成了间谍罪。

他们(法院)理由是:

1、认为我曾向藏政府提议加强环境保护和促进妇女保健事业,因而他们主观臆断为我是在(为)发展 “西藏独立 “做准备。

2、我是正准备写一本自然地理学,书还未写的情况下,他们又主观臆断为我是在(为)境外提供情报。甚至更加荒唐地认为写自然地理学也是搞”西藏独立”。这些荒唐的说法,使得我想起了公元1600年(代),意大利着名的自然地理学者布鲁诺,因说宇宙的中心是太阳而激怒了罗马教皇、被判死刑一样。

3、他们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和未查清事实判刑,并且是用权力来判刑。因而 2005年11 月26、27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来访西藏拉萨时,他们害怕事实的真相, 26、27 日我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被藏起来。

所以,我无法告诉人们,我是在法律的(不)公正下判刑的。甚至我感到我说要保护藏羚羊和宣传牧区的自由爱情,他们也认为我是在搞”藏独”。我相信,为了保护环境,为了促进妇女的保健知识,计划生育,自身清洁,为了探索自然地理学的发展,被判十年刑,是现代人类历史上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剥夺了我的自由,但是他们夺不走我对人类环境的保护和妇女保健知识的宣传;他们可以杀了我,但杀不了我对自然地理科学的热爱。因为人与环境、人与母亲(妇保)以及自然环境的探索是全人类的共同尊严。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理念。

请求各组织关注这件事,也请求给予援助。

据说他们利用间谍罪是为了打击自由和民主。另一方面,他们可以作为立功的成绩汇报。

卓玛嘉(秘密输送)

2005 年11月 30日 狱中

 

卓玛嘉在《骚动的喜马拉雅》结束语中写道:

当太阳爬上阿尼玛沁雪山之前,所有的人都赶到格萨尔降生的圣地。在那儿有一个声音呼叫每个人的乳名,并且这个声音之中藏有阿尼玛沁雪山上唯一的幸存下来的一只千年雪狮的影迹。

当太阳未翻过冈底斯雪山之前所有的人集合到冈底南面的一座红白相间的小山峰脚下。请点燃十万个酥油灯。把一生的祈祷送进酥油灯的圣光中去照亮那失去了阳光之后,处于混乱的黑暗时代。

此时,所有的人将会看到一千年王国所遗留的一群不灭的幽灵,正朝着我们露出了千年以后的第一次微笑。那个微笑让我们看到了千年王国的苦难。那个微笑终于让我们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个微笑终于让我们的痛苦变成了最感化的眼泪流出来。我看到了,父母给孩子擦眼泪;我又看到了男人给女人擦眼泪。甚至万能的上帝也突然看到了这一切。他竟然过分地感动而把手指放在了时间的秒针上,整个世界的时间因西藏而停止了一秒钟。

当时间享受了停止的感觉又重新起动时。突然,人群猛烈的骚动。那十万个酥油灯变成了观世音的化身,整个人群突然安静下,只听见有人祈祷。不!应该是那颗心灵回归。天亮了!

Check Also

呼吁中国停止政治迫害,公布“失踪”僧侣的信息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呼吁中国当局公布有关三名西藏僧侣的信息,这些僧侣在西藏安多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被任意拘留强迫失踪和不公正判刑。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认为僧侣因其宗教和政治信仰而受到迫害,他们的拘捕违反了中国有义务尊重、保护和履行的既定人权准则和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