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August 19 2017
Home / 新闻 / 西藏人权中心:要求立即释放非法拘禁的扎西旺秀

西藏人权中心:要求立即释放非法拘禁的扎西旺秀

保护西藏语言文化的扎西旺秀(Tashi Wangchuk又中译扎西文色、扎西旺楚)被中国政府拘捕5个月之久,他的情况至今无人知晓。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严厉谴责中国政府无辜,且非法拘禁扎西旺秀的行为,并对他的健康状况深表担忧。

扎西旺秀
扎西旺秀

今年1月27日,中国公安人员拘捕扎西旺秀之后一直处在失踪状态,后来由于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3月24日警方交给他的家人正式拘捕的通知。但是,没有让其家人见面,而且也没有告知其家人关押在什么地方。

《纽约时报》记者打电话向公安部门询问时,公安部门称扎西旺秀的案件由安全部门处理。除此之外没有提供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扎西旺秀在西藏康区玉树地区从事西藏语言文化保护工作。由于中国地方政府在破坏西藏语言文化,因此,扎西旺秀向上级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呼吁和请愿,也通过网络发表有关保护西藏语言文化的文章。并且向国际媒体介绍了玉树地区西藏语言和文化遭破坏的事实真相,因此地方政府以“煽动国家分裂”这一政治罪名进行了拘捕和关押,外界至今无法知道有关扎西旺秀的任何消息。

按照中国自己的《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但是,在西藏、东突和南蒙古等地本地人由于保护语言文化、环境、民族权利和争取自由者被扣上政治罪名。并进行任意拘捕后失踪的情况非常严重,为了使其成为“合法”化中国政府2012年修改《刑事诉讼法》规定:“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如对扎西旺秀无理指控“煽动国家分裂”罪,他被拘捕后没有通知其家人长期处于失踪状态。

另外依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五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中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十四日以内作出决定。”第一百五十四条规定:“ 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第一百六十九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第二百零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除了特殊的情况外,一般的案件要在5个月半的时间内必须要宣布。但是,扎西旺秀拘捕已经超过了5个月,至今没有任何的决定,而且,拘捕和关押、审查、上诉、法院的判决等程序全部秘密进行,因此,有关扎西旺秀的审判情况外界无从知晓。

在中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义务教育法》、《国家语言法》,以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等国家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少数民族有继承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和文化的权利。但是,扎西旺秀担负起作为一个公民的义务,为了阻止在玉树地区地方政府非法破化西藏语言文化的情况,依据国家法律向上级政府进行上访、请愿。对他指控政治罪而进行拘捕关押是地方政府违犯国家法律的行为,也是剥夺西藏人民继承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化的权利。

特别是中国政府以双语教育为借口在幼儿园小孩还没有学习自己母语的情况下开始教汉话、汉语。而且,要求小孩日常说汉语。因此,西藏小孩逐渐忘去自己的母语,小孩子们在玩耍时的交流都是用汉语的情况。比如,最近有人在中共所谓的西藏自治区的西藏卫藏地区一家学前幼儿园拍摄到西藏小孩们在玩耍时交流全部用汉语,非母语藏语的录像在社会媒体上广泛流传。摄制者向小孩子问,你们都是藏人,为什么在玩耍时用汉语交流?其中一位小孩用藏语说:“必须要说汉语,老师说必须要说汉语。”小孩回答说平时在学校只能说汉语。从这一情况证明了中国政府以西藏的教育落后为借口,在西藏小学、中学和大学安排大量的中国教师,在西藏始终实施语言同化的政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仅认为主要教育应该以母语为主,而且,规定了国际母语日凸显母语保护的重要性。另外,世界上很多教育家都指出幼童的基础教育必须要用母语进行。用母语进行教育学生更好的理解教学内容,而且知识水准会更快的提高。但是,如今整个西藏,特别在玉树地区的学校把授课语言改成汉语,除了藏语外其他的学科全部用汉语授课。因此,该地区的西藏语言和文化严重地衰落,而且,整个基础教育水平在整个青海省是最差。

2010年青海省宣布了全省授课语言改成汉语的通知后,在黄南、海南、果洛、海北等藏人自治州的小学生、中学生走上大街示威游行抗议。2010年10月24日,西宁地区的西藏离退休干部和老教育工作者向有关部门的《意见书》指出:“同仁县民族中学的高中绝大多数课程以藏语为教学语言,黄 南州民族中学则分别选择藏语、汉语作为不同班级的教学语言,教学实践说明,同仁民中好于州高中,州高中的藏语班好于汉语班,对此作何解释?再说,黄南、海 南两州长期发展藏语授课为多数的双语教学,海北、海西、玉树三州则单设藏文课(或为选修课),而前者的双语教育普及率和质量远远好于后者,又作何解释?”以实践说明了各民族地区用母语授课的效果完全好于其他语言授课。

另外,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院长才让太教授接受青海省广播电台的采访时指出:“最近几年,青海玉树等很多地方在基础教育课里面安排有藏语文,但是不是主课而是副课。这样做不仅无法学好汉语,而且,藏语也绝对学不好。”清楚地说明了玉树地区以汉语为授课语言的弊端。他还指出:“我认为民族教育母语是主要的,这具有理论上的根据。而且,从社会的各个角度观察也是如此。母语如拐杖,丢弃母语的坚实拐杖去学习其他语言是非常困难的。以母语为基础学习第二、第三语言是很容易掌握。所以,小学和中学的基础教育阶段以母语进行教育优于其他语言。如今很多藏人在国家级部门、大学等担任有很高的职权,有的还在国际会议和国际专家会议上的研究成果受到国际上的高度肯定。这些都因具有很好的藏文基础所造就是无可非议的事。”他强烈要求以母语为主的教育。

以上情况说明扎西旺秀就玉树地区的西藏语言文化问题的阐述、以及向上级政府部门上访和请愿是符合事实情况。但是,地方政府没有采取解决这一严重问题,相反对保护西藏语言文化的藏人扣上了政治罪行进行拘捕和关押。这个事件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故意根除保护西藏语言文化者,严重的民族歧视事件。事实上扎西旺秀上访和请愿西藏语言文化问题与政治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扎西旺秀在接收《纽约时报》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不是搞西藏独立,只关注和担忧西藏语言文字和文化的保护。

因此,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认为中国政府对扎西旺秀指控“煽动国家分裂”罪是不服符合事实,是强加罪行的非法行为。扎西旺秀的问题与国家的机密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强烈呼吁地方政府对他的审判过程等必须要公开。中国政府对扎西旺秀为主的保护西藏文化或进行合法上访的西藏知识分子们强加政治罪名进行暴虐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国际相关的法律,以及是摧毁少数民族文化和特质的政策。因此,也呼吁以联合国为首的全球各民主国家、非政府组织和人权组织给予严正关切,并为停止这一政策而向中国政府施压。

扎西旺秀出生在西藏安多康区结古多,现年30岁。他是一个年轻的商人。他曾为西藏语言文化服务多年。由于地方政府破坏西藏语言文化问题向上级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和请愿。在网上发表文章,以及向国际媒体介绍事实真相等而遭到中国政府的拘捕,并强加了“煽动国家分裂”罪。

扎西旺秀曾两次遭中国政府关押。第一次是十年前他计划前往印度朝圣时遭到中共拘捕。第二次是2012年地方干部掠夺藏人土地时他在网上发表批评言论而遭到拘捕。

Check Also

西藏著名歌手被关押4年后出狱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欢迎西藏歌手和作曲家格桑亚培的出狱。 41岁的格桑亚培先生昨天在四川成都市附近的绵阳监狱出狱。尽管受到很大的限制,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获得了确认为有关格桑亚培的照片和视频。在其中一个视频中,朋友们在监狱外向格桑亚培献哈达迎接,另一个则显示格桑亚培在宴会上唱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