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 August 16 2018
Home / 新闻 /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 2017年国际人权日声明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 2017年国际人权日声明

《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0周年

今天是12月10日,是标志着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国际人权日。《世界人权宣言》是一套第一次阐明每个人享有基本权利和基本自由平等和不可剥夺的权利的原则, 被认为是国际人权法律体系的基础性文件。《世界人权宣言》是由各种法律和文化背景的代表起草的,其中包括中国外交官兼哲学家张彭春博士,他也是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副主席。

为庆祝并重申我们对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的承诺,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也将加入联合国启动的为期一年的《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0周年纪念活动。 联合国大会于1948年12月10日通过的这一历史性文件保证了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不可剥夺普遍,相互依存和相互关联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公民权利。

《世界人权宣言》在西藏自由斗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88年,《世界人权宣言》通过40年后,中国政府首次公开承认人权日的存在。 20世纪80年代末,西藏经历了一个动荡的时期,在许多方面还在进行之中。由标志着黑暗、野蛮和压迫的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悲痛之后,藏人首次走上西藏首都拉萨街头,谴责中国的统治和要求人权和自决的权利。一九八七年九月至一九八九年三月期间在拉萨举行了两百次示威游行。在那些进行和平示威的人群中有来自哲蚌寺的10名僧人。他们于1987年9月被拘捕,最终在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于1988年1月获释。被释放后不久,被称为“十人集团”的僧侣们由非凡勇敢的阿旺普香带领下着手印刷和发行《世界人权宣言》的藏文译本,并于1988年12月10日举行大规模示威,以配合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通过40周年。

1989年11月30日,在拉萨举行的“公判”大会上,“十人集团”因印刷散发“反动资料”和“恶毒地诽谤以人民民主专政为特征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而被定罪,所谓的“反动资料”是僧侣用木板雕刻印刷的《世界人权宣言》的藏文译本。阿旺普香和降白祥曲各判了19年徒刑。阿旺唯色和阿旺坚赞各判17年徒刑。降白洛桑被判10年徒刑,并对阿旺仁钦判处了9年徒刑。降白莫兰、阿旺贡噶和降白次仁各判处了5年徒刑。降白克珠被判刑19年,于1996年7月因酷刑死亡。刑罚的严重性和对“罪行”的强烈的意识形态谴责表明中国政府对西藏僧人思想所构成的威胁有多重视。

今天,我们承认并尊重“十人集团”和其他已知和未知的西藏人为西藏的自由、人权和自决事业作出的宝贵贡献和牺牲。为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在西藏的印刷和发行29周年,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将举办为期一年的《世界人权宣言》大众宣传活动,其中将包括旨在教育和倡导促进保护西藏人权的活动,重点放在人权捍卫者和良心犯。我们将发行来自不同年龄,职业和背景的西藏人宣读《世界人权宣言》每一个条款的录像纪念西藏僧侣为推动《世界人权宣言》作出贡献。

《世界人权宣言》在西藏发行被定罪近30年后,西藏人继续受到制度性的政治迫害,危害人类罪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精心策划的策略是操纵国际人权制度,以签署或批准核心国际人权条约的方式欺骗​​国际社会,作为人权成员并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合作。但事实上,中国政府对人权解释是危险的,中国政府对人权的理解是,人权不是人有权,而是政府赋予的。这种对人权的偏见导致中国的党国要求普遍接受人权的例外,这个例外被认为是将“中国特色”加入普遍接受的价值观中。

世界不能再对西藏发生的极端镇压视而不见。上个月,一名叫丹噶的六十三岁僧人成为第151名西藏自焚抗议的藏人。 西藏在全球独立调查中被评为自由和人权最差的国家。 基本人权和基本自由经常被剥夺和侵犯,没有途径寻求补救。 由于大规模的监视,毛派式的宣传运动和政府对维权人士的报复,西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监狱。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敦促国际社会使中国政府对西藏境内侵犯人权行为负责,并在与中国政府的双边关系中优先考虑人权原则。中国专制不仅在西藏,而且威胁到各地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国际社会必须捍卫这些价值观,特别是被压迫和边缘化的人民。如西藏人,他们长期进行了非暴力斗争,获得政治权权、维护他们的民族和文化特征。

 

2017年12月10日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

 

Check Also

西藏僧人揭露:在中国的“政治再教育”中心,酷刑和性虐待现象猖獗

由一名前被拘留者编写的第一手资料显示了中国当局在西藏建立的“再教育中心”隐秘的围墙内以“法律教育”名义进行的恐怖活动。 出于安全原因匿名的僧人撰写证词,并由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近年来收集的证据,这些证据是中国政府对 “政治上不可靠”的西藏人实施的打压。例如,西藏作家和老师岗吉•志巴加在2016年从监狱释放后不久就被迫参加了为期15天的“再教育”课程。同样,另一名前政治犯因违抗官方命令强迫西藏自治区外西藏地区的寺院驱逐僧侣而受到再教育超过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