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 February 21 2019
Home / 新闻 / 被监禁的维护藏语言权利者拒绝认罪,剥夺上诉权

被监禁的维护藏语言权利者拒绝认罪,剥夺上诉权

扎西旺秀

在三年多的任意拘留中,提倡藏语教育的扎西旺秀(又名扎西文色)继续保持自己的清白,并试图对其“煽动分裂国家”罪名的五年定罪提出上诉。

根据中国人权捍卫者发布的有关扎西旺秀的最新消息【会见扎西文色情况通报】中,扎西旺秀的律师蔺其磊于1月15日访问青海省西宁市东川监狱时未被允许与扎西旺秀见面。蔺律师已经要求讨论扎西旺秀上诉通知的细节。 在等了一个小时之后,监狱当局告诉蔺“案件所涉的罪名敏感,需要省政法委批准”。

中国法律规定了向所有误判受害者提出上诉的权利。 《中国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6条规定:“被告人、自诉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不服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有权用书状或者口头向上一级人民法院上诉。”并进一步规定:“对被告人的上诉权,不得以任何借口加以剥夺。”

尽管存在法律规定,但由于中国政府和党领导层的政治和意识形态考虑因素导致司法刑事系统和司法程序存在缺陷,因此上诉权一直是海市蜃楼。在现实中,上诉权不过是纸上谈兵。 在对他们面前的案件作出决定之前,下级法院的法官经常征求高等法院的意见,这破坏了上诉权。

政法委员会(PLC)的存在进一步削弱了几乎不存在的上诉权,该委员会在中国各省、州和县级设有分支机构。 由党中央控制,政法委负责各级政府的政治和法律事务。 他们监督所有执法机关,包括司法,检察和警察部队; 各省和自治区、市、县各自设立政法委员会。 他们的工作人员是法院院长,执法机构负责人,司法部或局的官员以及其他法律机构官员。它们可以直接影响桉件的结果,特别是在案件敏感或重要时。

此外,法院内的党派团体执行党纪,并且该党批准司法任命和人事决定。地方政府能够对法官施加影响,因为他们控制地方司法工资和法院财务,并且还可以进行司法任命。检察院和人民代表大会(中国的橡皮图章立法机构)都有权监督法官和法院的工作,并要求重新审理案件。由于检察院作为法律程序的检察官和监督者具有双重作用,因此在行使监督法院违反《联合国关于检察官作用的基本准则》职能方面存在利益冲突。违反《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通过颁布和修订及实施法规和年度律师执照程序,中国政府采取了严厉措施,防止和阻止辩护律师代表代理人处理敏感案件。

从长期的审前拘留到仅仅受意识形态因素影响的延迟法院判决,扎西旺秀案的困境不仅体现了所有西藏良心犯的一般情况,而且体现了中国政府以推进“社会主义法治”为名义的无法无天的统治,中国共产党无拘无束地滥用权力的委婉说法。

在习近平的专制统治下,中国阉割的司法机构仅仅成为被迫维护国家和党的领导权益的政党的傀儡。去年年初,习近平在北京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发表的讲话强调了党对政治和法律制度的“绝对领导”,并呼吁政法人员履行维护“政治安全”的重大职责和“社会稳定”。中国司法部长张军在去年1月的律师论坛上发表讲话说,加强党内律师的影响是深化中国法制改革的“核心部分和基本措施”。

鉴于目前惨淡的法治状态和缺乏司法独立,即使他的律师能够提出上诉通知,扎西旺秀获得正义的机会也很渺茫。然而,扎西旺秀备受瞩目的案例也为中国当局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通过真正实施自己的法律。如以2012年修订《刑事诉讼法》来体现一个守法和文明的现代国家的国际形象,以倡导“尊重和保护人权作为中国刑事诉讼法的原则。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立即释放被任意拘留的扎西旺秀,立即恢复他的所有人权。扎西旺秀的任意拘禁证明,中国领导人在《白皮书》和海外宣传中所谓的西藏文化发展,都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自2016年1月被任意逮捕以来,扎西旺秀遭受了一系列侵犯人权的行为,包括任意拘留、酷刑和虐待,逼供和不公正审判。没有人因提倡说话和使用自己的母语而受到惩罚。继续任意拘留扎西旺秀是对人类良知的侮辱,也是对中国政府的另一种道德耻辱。

Check Also

一位单独上街和平抗议者遭拘捕后被失踪

西藏僧人桑杰嘉措在西藏阿坝县城大街上和平抗议示威遭中国政府拘捕之后被失踪。 12月10日,西藏安多格尔登寺僧人桑杰嘉措在阿坝县城大街上举行和平抗议示威游行,他高呼“西藏要自由!”等口号。当时立即遭到中国公安在现场严重殴打,并拘捕了桑杰嘉措。至今中国政府没有向其家人和外界提供任何有关桑杰嘉措的信息,现处在被失踪中状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