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强烈谴责中国警方对完玛才旦的任意拘留施暴

强烈谴责中国警方对完玛才旦的任意拘留施暴

西宁机场机场警方对西藏著名导演完玛才旦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任意拘留并实施暴力审讯,这是践踏民众权利的行为。这一事件说明中国公安人员在机场、火车站等地对藏人和东突人为主的少数民族实施特别监控。

西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
西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强烈谴责西宁机场警方对西藏著名导演完玛才旦进行任意拘留和实施暴力的非法行为,并对他实施暴力审讯而造成身体严重不适送入医院深表关切。

据各国际媒体报道,6月25日晚上,万玛才旦先生从中国首都北京抵达西宁机场,走出机场后发现把双肩包忘在了取行李的地方,他返回机场取背包时机场人员没有听取他的解释,以粗暴方式驱逐万玛才旦,并由机场公安直接用手铐把他铐了起来,强制带离机场拘留。最后以“扰乱公共秩序”,在海东市平安区行政拘留关押5天。在关押期间万玛才旦出现了胸闷、头痛的情况送往平安县医院观察治疗。

中国政府在机场、火车站、饭店等地对藏人和维吾尔人、蒙古人等进行歧视,专门对所谓的少数民族实施特别严查和监控。特别在西藏自治区贡嘎机场、西藏首都拉萨火车站等地对藏人转门进行特殊检查、审问等。这次,中国警方对西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任意拘留的问题清楚说明了中国政府实施民族歧视政策,并对藏人进行严密监控的事实。

万玛才旦的朋友索南嘉对媒体说:西宁机场警方在拘捕万玛才旦时说“我们针对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懂道理,却不听话的人。”特别是西宁机场分局宣传处负责人孟君对媒体说的:“像这样的事情在机场每天发生很多,就因为他是知名藏族导演才会引发关注。”说明中国公安人员和工作人员在一直在践踏旅客的合法权益,进行任意殴打和拘留等。

西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先生遭警方暴力而多处受伤
西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先生遭警方暴力而多处受伤

对万玛才旦实施暴力拘留事件在国际社会和各媒体得到极大关注,另外,6月29日,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发表声明称:“呼吁相关部门迅速回应社会关切,公布事件原委,包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理由和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是否规范,是否存在暴力执法和过度执法的问题”。

西宁警方的通报中指控万玛才旦不配合现场执勤民警执行公务,“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但是,当时在事发现场的万玛才旦的朋友的说法与警方的说法相反,而且警方发布在青海新闻网上的通报后来被删除。中国警方前后矛盾的说词中清楚可知警方的非法行为。

中国警方所谓的“劳动改造”和“行政拘留”是对民众任意实施暴虐和关押、以及长期失踪等已经是成为常态化,特别在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更是严重。对警方的这些行为和决定没有法院和律师的监督。因此,中国警方有机会对民众实施暴虐和非法关押等。国际人权和法律组织向中国政府强烈要求停止“劳改”和“行政拘留”,并进行施压。2013年12月28日中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会议决定废除“劳改”和“行政拘留”,决定释放所有关押在劳改中的人员。但是,中国警方仍然实施“行政拘留”。中国政府对中国的作家、律师、民主人士等指控“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进行拘留、关押、审讯和审判。

中国警方对万玛才旦实施“行政拘留”之名关押5天,他遭拘留后警方没有通知其家人,而且,在拘捕时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和说明,当时直接对他拷上手铐揪着头发强制带走,整夜进行了审讯。据万玛才旦的朋友索南嘉介绍:“警察对他暴力执法,将他双手反铐,在背后使劲往上提他的双手,疼的他直冒汗;在机场分局,他被警察关进铁笼,手脚共拷坐在老虎凳上接受讯问。”还称,万玛才旦身上多处有伤痕。

由于遭受暴虐,6月27日万玛才旦身体开始出现非常不适症状,胸闷、头晕、两只手的骨头一直是麻木等而送入医院治疗。完玛才旦的朋友可可对媒体说:“他们说,你们自己去看病,意思是你们家属自己掏钱,医院出的事情就是你们的事情,看完病之后,必须继续拘留。机场的意思是这样的,不会担任何责任。”这一事实说明中国公安在拘留民众和关押期间对当事人的健康不负责任。其实,在西藏很多藏人被中国警方拘捕和关押期间实施暴虐而去世的事件在不断发生。

民航青海机场公安局的通报中称:“感谢广大网民对公安工作的关注,同时也欢迎广大网民对公安机关及民警执法进行监督。”并称:“严格按照法 律规定进行询问,对执法全程视音频记录。”另外,西宁机场公安局宣传处的负责人孟君称:“机场有监控录影,警察也有执法仪。”但是,至今没有把事实真相澄清,反而在社会网络上禁止和删除相关的报道。

完玛才旦事件不涉及政治问题,只是在机场忘带行李而引发的,是警方对民众采取任意的暴力,践踏人权的行为。中国相关部门应该公正和公开地解决该问题。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对西藏着名导演万玛才旦施暴以及强制关押一事以公正和公开透明的方式解决,对关心他的家人、朋友和国际社会一个清楚的说明。

万玛才旦,1969年出生在西藏安多赤噶(贵德县)前后在西北民族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学习。1991年开始创作,藏汉双语写作长篇、短篇小说40多篇。翻译20多篇文章。曾获第五届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新秀奖、“章恰尔”文学奖等多种奖项。2002年万玛才旦开始电影编导工作,剧情长片《静静的嘛呢石》曾获香港国际电影节「国际影评人联盟奖、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潮流」特別奖等奖项,《寻找智美更登》则获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大奖。

现为中国导演协会和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

相关网站:

http://ent.sina.cn/film/chinese/2016-06-29/detail-ifxtmweh2775906.d.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http://ent.sina.com.cn/m/c/2016-06-29/doc-ifxtsatm0986556.shtml

 

http://news.ifeng.com/a/20160629/49264697_0.shtml

 

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content/2016-06/29/content_6694299.htm?node=20908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29-dailynews-Pema-Tseden/

 

http://china.caixin.com/2016-06-29/100960285.html

 

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content/2016-06/29/content_6694299.htm?node=20908

 

http://ent.ifeng.com/a/20160630/42643563_0.shtml

Check Also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表《西藏双语教育政策特别报告》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和西藏作家海外笔会于2017年4月7日发布了题为“西藏双语教育政策:系统地用汉语替代藏语”的报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