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少年僧人独自上街抗议后被秘密拘押

少年僧人独自上街抗议后被秘密拘押

丹增格列

中国当局在西藏安多(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将这名18岁的僧人被任意逮捕几周后,继续秘密关押下落不明。

来自格尔登寺的僧人、作家丹增格列于9月6日发起了一场呼吁“西藏自由”的独自上街抗议活动后遭到当地公安的拘捕,目前被失踪,下落不明。 在抗议之前,他在微信账号上发布了两个博客文章,批评中国在西藏的统治。两篇题为《我能忍受吗?》和《致中国》的诗歌谴责中国统治下西藏身份的阴险侵蚀,谴责中国与西藏之间的不平等关系。他使用化名“萨仁”写了许多其他博客文章。 丹增格列是牧民玛纽先生和贡卓女士的儿子,是阿坝县麦尔玛乡人。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对丹增格列的命运和下落深表关切,呼吁中国当局还必须立即向其家人透露有关丹增格列行踪和状况的信息。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中国当局不要让丹增格列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并允许他行使其人权,而不必担心政府的报复行为。并且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立即无条件释放丹增格列。

 

我能忍受吗?

萨仁

 

啊,世界!

我有无法刮削和抹掉的痛苦之黑色火焰

啊,天地!

我还拥有一个永远写完的拉萨和于此相关的血淋林诗句

啊,图伯特!

我仍然拥有很早赋予我的三十四个藏文字母

以及想使用她们的勇气

啊,故园!

我深深地爱着您

我想把你无法考虑长远的“迷信”像衣服一样穿起

更想河流一样常饮

啊,世界, 天地!

图伯特和故园 我真的能忍受吗?

请你们洗耳恭听

请你们睁开眼睛看

前方走来的 是制造无边苦难和狼吞虎咽鲜血者

是眼睁睁偷盗母亲灵魂者

请看,请听 你真没看见吗?

前方走来黑暗手里拿着故意歪曲和拼写错“博”

哦,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

前方走来嗜好黑暗和苦难的刽子手

我明白了

前方走来的是在我姓名中写错别字的刽子手

是真正的刽子手!

我今天快乐又悲伤

悲伤又快乐 在悲伤和快乐之间

我终于找到了凶手!

2018年6月9日

 

致中国

 

我想敲响结束我们之间令人肮脏的结盟警钟

在这种结盟欺骗下

祖先们曾剪断过勒马的缰绳

在结盟的欺骗下

摧毁过太阳之城拉萨

在结盟的欺骗下

巨大的雪山的自由被推翻了

在结盟的欺骗下

如今的我是一只被关鸟笼里的小鸟

如今的我是《绊马之行》

如今的我是墓前的孤独的墓碑

如今的我是走在遍布荆棘的小路上不停地担心自己的人

结盟是诱骗和“法律”

谁能在这样的结盟中生存?

我想将从根本上结束这个结盟 事实上

我们之间的结盟仅仅是入侵 不是吗?

Check Also

无视要求释放失踪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中国任命自立“班禅”为党宗教组织负责人

由中国当局任无视达赖喇嘛认定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权,自立坚参诺布为转世,最近任命他为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 6月22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会见了新当选的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成员,这协会是一个中华民国佛教政党监督机构。 长期以来,无神论者中国政府一直试图管理和控制宗教,其《宪法》中包含宗教自由的规定。然而,宪法规定与错综复杂的宗教管理制度并存在,它对宗教活动的定义、范围和性质制定了法规,并将所谓的“异常”或“迷信”活动定为刑事犯罪。国家批准的行政组织和协会,如宗教事务局和中国佛教协会,作为国家代理人负责解释和调整佛教教义为党的宗教政策服务。在西藏,佛教协会建立了新的佛教机构和学院,以培养包括转世喇嘛在内的爱国佛教僧侣和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