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November 14 2018
Home / 新闻 / 因反对在神山采矿30名西藏人遭拘捕,村干部失踪

因反对在神山采矿30名西藏人遭拘捕,村干部失踪

中共在夏曲镇召开紧急会议

中共拘捕了数十名西藏人,并在反对开采计划塞擦杂甘神山的后一位村民领导人被失踪。塞擦杂甘神山是一座拥有800年历史的神山,该神山在西藏那曲比如县境内俯瞰着夏曲镇的几座村庄。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收到的信息证实,今年4月2日左右,中共在比如县夏曲镇玛克村、瓦塘村和果曲村任意拘捕了30名藏人。 所有这些人都由于之前村干部噶玛反对当地政府开采当地神山塞擦杂甘的计划,坚决抵制开采神山,并要求出示自治区领导的批准而遭到当地政府任意拘捕后失踪。后来村干部噶玛被中共失踪和中共开发神山的信息传到国外之后,当地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并任意拘捕了30名藏人,怀疑他们把有关信息传送到了国外的流亡藏人社会。

遭中共任意拘捕的藏人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确认了30名遭中共任意拘捕的藏人中的9名他们分别是:现年36岁的比如县夏曲镇干部钦热、瓦唐仲俄寺现年50岁的僧人次臣贡宝和现年39岁的僧人仁钦南召,现年60岁的玛克村村民香曲俄珠、现年51岁的果曲村村民顿杰、两位无法确认的名字的西藏少女(其中一个女孩的父亲叫藏擦兰桑)、现年38岁的勒甘村村民曼巴索日阿布、现年39岁的扎热村村民南色等。

夏曲镇干部钦热因向村民介绍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而被中共指控为搞“分离活动”遭殴打和任意拘捕,至今失踪。2015年中共指控钦热涉及“分离活动”而比秘密关押了6个月。僧人次臣贡宝和仁钦南召也被指控涉及“分离活动”而在2015年关押1年。无法知悉名字的两位少女在2014年因被指控焚烧了中国国旗而曾遭到过拘捕。曼巴索日阿布曾在2009年被指控“分裂国家”而遭到拘捕,并在那曲的一所监狱中关押了2年。南色也在2000年指控从事“分离活动”而遭到过拘捕。

2017年年底,中共计划对比如县夏曲镇的塞擦杂甘神山进行开采矿藏,在山脚下修建了公路。并强制要求夏曲镇的玛克村、瓦唐村、果曲村等的村民在有关开采矿藏的文件上签名,并恐吓如果不签字就被指控搞“分裂”。

据今年3月的信息,无法获悉该开发矿藏资源的计划是否来自中央的决策,在修建公路时有当地比如县政府的主要官员出入规划区。3月5日开始为了修建矿工住所在矿区附近大片区域插上了中国国旗。当地村民担心开发神山不仅仅对山上的野生动物藏羚羊等造成威胁,同时开发矿藏会造成右侧扎噶扎日山体滑坡的危险,如果发生山体滑坡将对当地民众造成严重的灾难。

2013年5月24日,中共在比如塞擦杂甘神山山脉的著名神山那拉赞巴山开发自然资源时遭到当地4500名藏人的集体抗议。民众强烈要求中共禁止对神山的开采,并且也禁止修建公路和电线等。当时迫于无奈中共当局暂时停止了开采计划。

塞擦杂甘神山是那曲地区比如县北部夏曲镇的神山。该山的右侧是夏曲河,左侧是克曲河,该山是当地藏人很重要的神山。也是瓦唐仲俄曲杰三大神山之一,该神山上有众多佛教和苯教历史相关的遗址,同时也是很多野生动物栖息之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享有获取环境信息、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的权利。”但是,事实上中共以扶贫和发展建设之名西藏高原自然资源丰富的大量区域划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下,不考虑当地民众的生计,疯狂开采珍贵的自然资源大量运往中国,并对当地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对当地民众不进行经济上的补贴,反而被指控破坏发展建设之罪名进行打压和恐吓。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因抗议采矿和破坏环境活动而被拘捕的所有藏人。30名西藏人,以及村干部噶玛的下落必须不再拖延地提供给其家人。作为国际条约的一方,中国当局有义务遵守国际法,尊重,保护和落实所有西藏人的人权。把所有的环境保护行为称为“分离主义”,暴露出中国当前领导层宣称“促进生态文明”的空洞和虚假。也对西藏自治区领导层声称过去四年未批准任何采矿项目以便“优先考虑保护经济发展的生态环境”提出了巨大的问号。中国当局必须停止在对当地藏人拥有特殊历史和文化遗产等精神意义之圣山的采矿。这些山是“神圣的自然遗址”,是西藏民族和文化特征的组成部分。藏人的精神价值已经确保了数百年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Check Also

《流亡藏人的民主—2018年特别报告》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对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地6次会议上对流亡藏人《选举法》草案小组对民众的意见进行深入讨论,特别是按广大民众的意愿,维持选举分初选和决选表示赞赏,认为这是民众取得的一次大胜利。自2016年选举流亡藏人司政时广大民众提出是否需要两次投票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之后,本中心征求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以及知名人士、学者是否需要两次投票的意见和见解,并组织讨论会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最终把民众和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提交给《选举法》修改草案小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