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丹增德勒外甥女:舅舅是遭毒害

丹增德勒外甥女:舅舅是遭毒害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

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中圆寂一年多后的7月24日他26岁的外甥女流亡抵达印度。她是离开在西藏康区甘孜理塘县的六岁的女儿达瓦卓玛和五十三岁的母亲卓嘎拉姆流亡印度的。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外甥女尼玛拉姆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外甥女尼玛拉姆

丹增德勒仁波切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上师,他是在中共监狱中服刑期间既2015年7月12日在四川省成都川东监狱中圆寂的,圆寂前被关押了13年。国际社会曾经多次呼吁中国政府就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圆寂问题进行调查,但是,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回应。也没有提供任何圆寂的医学报告或者正常圆寂的证据。中共对媒体说的是仁波切是在离监狱不远的大竹县的一家医院因心脏病而圆寂。

尼玛拉姆接受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采访时表示,她流亡印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呼吁国际社会依据国际法和中国的法律对仁波切的判刑和圆寂的原因进行彻底调查向中国政府施压。

7月16日早上火化了仁波切的遗体,火化前允许仁波切创建的七座寺院的代表既奥托寺的堪布和16位僧人、尼师前往监狱清洗遗体和换了僧服。当时还允许按西藏传统进行了祈福等法事。就在遗体即将火化前,既早上八点左右允许尼玛拉姆和母亲短暂瞻仰法体。那时仁波切的法体在监狱礼堂的台子上,有很多公安人员把守。

尼玛拉姆介绍见到舅舅遗体时的感受说:“由于法体是被裹着的,所以,我和母亲只看到仁波切的脸部。当时看到嘴唇乌黑。据清洗法体的僧人们也说仁波切的指甲发黑,并在脑后有深深的凹陷。”她并表示仁波切的家人和他的弟子们都认为仁波切是被毒死的。

尼玛拉姆表示舅舅是被毒死具有足够的证据。她说:“第一,监狱方面推迟我母亲见仁波切的时间长达十天,为什么?第二,至今他们没有拿出任何有关仁波切正常圆寂的医学报告或证据。第三,仁波切的指甲发黑、嘴唇乌黑。第四,有关方面对仁波切圆寂的时间说法不一。最初他们说是在下午两点钟圆寂的,后来又说下午四点钟。第五,违犯中国自己的法律,没有把遗体归还给家人。”

首次听说可以见仁波切后,2015年7月2日,仁波切的妹妹卓嘎拉姆(尼玛拉姆的母亲)等家人前往成都。但是,监狱方面说探监时间推迟了十天。在7月12日晚上十点钟左右告知仁波切已经圆寂。2013年11月卓嘎拉姆最后一次见仁波切。2014年多次要求见仁波切,但是没有让她探监。自从2002年仁波切被拘捕到圆寂的十三年里只允许七次探监。探监时也在监管人员的监控下只有三十分钟。

7月17日,仁波切遗体火化后的第二天,要求各县公安部门带回抗议的300名藏人。理塘县的抗议者必须要和公安人员一起返回理塘。但是,尼玛拉姆和母亲被送往成都的一家旅馆前后在不同的地方秘密软禁了18天。当时尼玛拉姆的母亲患病而吐血,公安人员带他们去一家医院看病后匆匆带回。尼玛拉姆和母亲抗议公安的行为,但是们没有对软禁作出任何的说明。后来又把母女俩带到离成都三四个小时的雅安市的一家旅馆,在那里软禁了一周。在雅安期间除了母亲买药时秘密带着出去外他们没有任何自由。

之后把他们送到理塘县看守所关押了九天,同样对关押他们没有任何的解释。当时他们在看守所进行了绝食等抗议。对他们进行了三次审问,并说向外界提供仁波切的信息和照片等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也要求提供和谁联系,谁发出这些信息等等。当时尼玛拉姆的回答是很多人知道仁波切,因此,很多不相识的人打电话来问仁波切的情况,我对他们说仁波切圆寂了。

在理塘看守所关押期间卓嘎拉姆血压升高、呼吸困难等,尼玛拉姆要求帮助时监管人员给些直通药片,只有一次允许去见藏医医生。

2015年7月30日,中共释放了尼玛拉姆和母亲,释放前要求他们签署一份协议书,不许告知任何人有关仁波切的信息;不许讲仁波切被毒死;不许参加有关仁波切的集会和讨论会发言等。尼玛拉姆当时表示用枪打死也不会签署协议,母女俩没有签署协议书。最后又村领导带他们签署了协议书,并说他们必须要听从村领导的话。

结束18天的软禁回家后才知道他们在软禁中时中共就开始采取措施禁止让民众为仁波切举行祈福法会,禁止供养仁波切的法相。并没收了仁波切创建的寺院中的个人物品焚烧。最后连仁波切的骨灰都没有还给家人和弟子们。弟子和信众们计划建一座纪念仁波切的佛塔也被禁止。对来自理塘、雅江、果洛、和奥托寺的弟子们进行了两个月的监禁,期间受到审讯和殴打。对没有服从政府要求的民众也进行了殴打,部分民众受伤。

donkar-lhamo对尼玛拉姆和家人的行动受到严厉监控,家人谁要走出村子必须要向村领导申请和批准。有一次尼玛拉姆没有申请独自离开家去了成都的朋友家。公安人员立即到朋友家进行了调查。

尼玛拉姆和母亲在看守所时,理塘县领导向民众宣布丹增德勒仁波切是假仁波切;是重刑犯;并要求禁止讨论仁波切圆寂的事。地方电视台也播放了玷污仁波切的报道。尼玛拉姆说,当地的民众非常担忧中共像对待班禅喇嘛一样自立仁波切的假转世灵童。

7月15日早上7点左右,尼玛拉姆和卓嘎拉姆等六名家人前往监狱要求对仁波切的圆寂要个说法,同时要求归还遗体。当时,没有让他们进入监狱,也没有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因此,尼玛拉姆和母亲用汉语高喊:“你们杀害了仁波切,如果不是你们杀害的请示正常死亡的证据。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国家不会有两个法制”等。监狱方面仍然无动于衷。尼玛拉姆的母亲开始用头撞击墙,并高喊拿出仁波切圆寂的证据,尼玛拉姆也试图用围巾自杀。后来,他们向监狱附近的行人高呼“杀了我的舅舅!”。监狱方面担心被周围的民众听到让他们进入监狱,监狱中的干部们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你们在外面高呼什么?他们又说等到下午两点钟,向你们出示仁波切去世的证据。当时他们表示如果不给医学报告或正常死亡的证明,以及不归还遗体我们坚决不离开监狱。

最终他们从监狱走出时,在监狱外集聚着300多年藏人进行抗议。由于抗议者非常激动,但是公安人员驱逐了附近集聚的民众,并包围了抗议的藏人。

下午两点左右,监狱方面叫尼玛拉姆的母亲和一家人到监狱,一位干部阅读了一份文件,文件里说了仁波切圆寂的情况,并称这是仁波切正常圆寂的证据。要求在文件上签字,卓嘎拉姆要求该文件给她。但监狱方面没有同意,因此,卓嘎拉姆说,我不知道文件里写的是什么,所以我不签字。并说为了了解文件里的内容请给我一份该文件的复印件,仍然也没有同意,因此卓嘎拉姆过于悲伤就地晕倒,监狱方面立即送她到旅馆。

当时在监狱外面抗议的尼玛拉姆对此事一无所知。后来旅馆打电话说你母亲受伤了。尼玛拉姆想是由监狱里的干部殴打了母亲。回答旅馆发现母亲的血压严重升高。在旅馆中安排了很多便衣警察监控他们的行动,包括尼玛拉姆的卫生间。

下午七点钟左右两名公安人员来到尼玛拉姆和母亲的住处,表示想知道家人向上级上访的内容。当时尼玛拉姆的母亲提到了三个问题:第一,有关仁波切圆寂的医院证明。第二,依照中国法律仁波切的家人有权利管理遗体。第三,归还仁波切的遗体给家人。一位公安人员写了他们提出的问题后让卓玛拉姆按了手印,并给了卓玛拉姆一份复印件。之后,大概十点左右,又来了一位公安人员通知说明天早上七点钟要火化仁波切遗体,这是出乎意料的消息。尼玛拉姆和母亲的呼吁没有任何的回音。

7月14日,尼玛拉姆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仁波切圆寂的消息。7月2日,卓嘎拉姆和一位家人从成都监狱探监回来的。当地300名藏人集聚准备前往成都。但是受到村领导的阻止,他们说需要县政府的批准。而县政府又说需要州和省上的批准。经过不断地要求,最后县政府同意七名藏人可以去成都。他们分别是:尼玛拉姆的弟弟丹增信盼、曲培、扎巴、扎培、阿盖、益西嘉措等。不过是由理塘公安人员带他们去成都的。

当天晚上尼玛拉姆没有申请的情况下决定去成都,理塘至成都的道路上设有检擦站。在路上他们遭到多次阻止,经过十五个小时后抵达了成都。一部分尼师得知仁波切圆寂的消息后决定前往成都,但是在路上遭到拘捕。当尼玛拉姆抵达母亲居住的旅馆时发现两个周围有公安人员监控。

尼玛拉姆是西藏康区理塘县人,她的父母共有五个孩子,她是老二。她有一个六岁的女儿。

Check Also

中国禁止藏人参与达赖喇嘛法会一藏人单独和平抗议

西藏色达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中国当局任意拘捕了一位单独上街抗议示威游行,并呼吁“西藏要自由”、“达赖喇嘛万岁!”等口号的西藏青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