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中国政府报复流亡在外的前西藏流亡政治犯家属

中国政府报复流亡在外的前西藏流亡政治犯家属

莫兰吉

中国政府对流亡印度的一名西藏前政治犯家人採取令人震惊报复行动 ,中国政府将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年迈的母亲非法拘留在西藏安多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并警告说如果他们没有将前政治犯交给当局,他们会受到严重后果等威胁。

35岁的但增奥赛告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5月23日,当地警方拘留了他的母亲莫兰吉,并非法关押至6月6日 。在非法关押的两周里,莫兰吉被秘密关押,并接受有关他儿子的严格审讯。她被释放之后,由于经历了创伤性的经历如今说话等有严重的问题,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我非常担心她的健康问题,因为她 患有心脏病患 。

5月22日,当地警方在前往知钦乡莫兰吉家询问来有关她儿子但增奥赛的情况,第二天就拘捕了她。 “他们(警察)带着一份文件,一边询问家人关于我的情况,一边看查看文件内容。该文件显然包含了关于我和其他家庭成员的详细信息。”但增奥赛说。莫兰吉是一位退休的小学老师,曾在当地的小学任教多年。自从退休后,她一直修习佛教,并出家为尼。

自6月6日以来,地方当局开始采取其他报复措施,其中包括开除了在当地政府医院担任护士的工作但增奥赛的妹妹。另外在当地的金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妹夫页被开除单位。还有取消来家庭日常生活必需品政府补贴卡,他们的小块种植蔬菜的土地被没收。

监狱的文件

1997年,但增奥赛14岁的时候,他和他的表哥多浙和其他一些僧侣在县城张贴要求的西藏独立传单。其他未知的僧侣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娘荣(新龙)县,他来到班玛县接受宗教教育的。据监狱发布的文件显示,但增奥赛因其参与政治活动而被拘留并判处五年徒刑,由于他年纪小,经过了“被教育,做思想工作” 六个月后被释放。被释放后,他被责令每月向县公安局报到,并禁止他回到寺院。但增奥赛是多智钦桑钦俄珠巴拔林僧人。

但增奥赛对于中国当局为什么将他列为报复对象感到不解和无能为力,因为他参与政治活动已有数十年之久。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我最担心的是母亲和其他仍在西藏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尤其是我的母亲,她一生都是一名教师,她不应该这样对待。我同样担心我的妹妹和妹夫,他们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如何生存?

目前在40多岁的多浙是班马县夺达寺的僧人。他因张贴西藏独立的传单而被判6年徒刑后于2003年出狱。他因再次参加2008年的抗议而被捕,现在仍在服刑期。目前尚不清楚他在2008年被判刑多久。

但增奥赛逃离西藏于2000年抵达印度参加索嘉西藏儿童村(TCV)学校,后来他在德拉敦的Shri Mahant公立学校学习,并在德里的Shri Guru Ram Rai学习汽车机动车技术。他现在在印度北部德拉敦Selakui的西藏学校工作。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谴责中国政府对但增奥赛家人进行有计划的报复行为,并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恢复其妹妹和妹夫的工作,无条件归还家人的政府补贴卡和土地。中国当局让无辜的西藏人,特别是但增奥赛的老母亲莫兰吉遭到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是可耻的。中国当局必须立即停止这种令人担忧恐吓,迫害前西藏政治犯和亲属的行为。作为国际条约的缔约国,中国政府有义务遵守国际法,尊重、保护和实现所有西藏人的人权。

Check Also

无视要求释放失踪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中国任命自立“班禅”为党宗教组织负责人

由中国当局任无视达赖喇嘛认定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权,自立坚参诺布为转世,最近任命他为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 6月22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会见了新当选的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成员,这协会是一个中华民国佛教政党监督机构。 长期以来,无神论者中国政府一直试图管理和控制宗教,其《宪法》中包含宗教自由的规定。然而,宪法规定与错综复杂的宗教管理制度并存在,它对宗教活动的定义、范围和性质制定了法规,并将所谓的“异常”或“迷信”活动定为刑事犯罪。国家批准的行政组织和协会,如宗教事务局和中国佛教协会,作为国家代理人负责解释和调整佛教教义为党的宗教政策服务。在西藏,佛教协会建立了新的佛教机构和学院,以培养包括转世喇嘛在内的爱国佛教僧侣和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