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 September 22 2019
Home / 新闻 / 中国政府必须停止“扫黑除恶”運動中政治恐怖打压,釋放所有被非法监禁的藏人

中国政府必须停止“扫黑除恶”運動中政治恐怖打压,釋放所有被非法监禁的藏人

中国当局在西藏青海玉树囊谦县香达镇实施全国范围内的进行的所谓“扫黑除恶”运动,使21名藏人被判入狱,其中被判刑的两人是各自村庄的前村委会主任。

今年5月,囊谦县人民法院分两批判处上述藏人。来自香达镇多昌村的第一批11名藏人被判处2年至6年徒刑,罚款金额为10000至50000元。

地方当局政府没有提供被定罪的藏人的全名。在11名被判刑的藏人中,有多昌村民委员会的前主任。他们被指控“以恶意建立非法组织,通过操纵村务破坏村庄社会管理秩序,密封水矿开采和土地挖掘的秘密交易。这些指控包括“为政府政策制造障碍,不接受环境保护补偿,阻止他人接受,并对村和党委的正常工作产生负面影响”。

另一组包括宗某在内的10名藏人,曾是多昌村二社的前社长,被判处不同的监禁,刑期为3零6个月至6年,罚款20万至35万元。

宗某和他所谓的同伙被指控非法卖地和交易。地方当局表示,一群村民与宗某一起以环境保护的名义成立了一个非法组织。

地方当局进一步声称,“作为促进环境保护的组织的长期代表,宗某没有促进环境管理和保护,也没有解决当地争端。相反,他参与了非法土地交易,强迫他人进行非法商业交易,阻止当地居民申请环境保护补贴。负面的社会影响,严重损害了政府委员会和党委建立的正常秩序。”当局进一步强调,从2013年到2018年,该集团封锁了五项非法交易土地49.56亩, 总计价值331万元。 宗某的同伙诺某和吉某被指控阻止囊谦县民族中学的开发工作,阻止建筑用品到达学校。

地方当局声称,这两起案件“象征着黑恶力篡夺基层政治控制有关的犯罪活动。”两组领导人宗某和旺某被指控“动员一群村民支持建立’环保’ 委员会,他们后来用来建立一个10人委员会和一个九人小组来干预政府活动,并抓住基层权力,为政府政策的实施制造障碍。”

自去年以来,中国加深了广泛而系统的清除“有组织犯罪和其他黑恶势力”的运动,这增加了人权维护者和持不同政见者可能遭受的侵犯人权行为。 今年4月,第一起热贡(同仁)县的运动有关的刑事案件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动机和意图,用来压制当地西藏村民发起的长期土地维权运动。

关于该运动在西藏实施的地方法规明确提到了西藏文化表达和政治异议作为犯罪行为。 例如,今年4月,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热贡(同仁)县判刑关押的9名藏人。对西藏人的监禁是地方当局企图镇压由村民领导以收回当地政府征用的失败企业的土地长期维护土地权利运动,并抵消传统村庄领导体制的影响和权威。

今年5月23日以来,拉萨市公安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今年年初,拉萨公安局已经打击了非法组织的4次,14起危险的治安案件,查处9个行政案件, 21人刑事拘留,15人行政拘留,174人教育和培训。其中,今年拉萨市公安机关开展了集中式的清理和调查45700次,并且,查处85不稳易发区,以及28个赌博窝点。查处违法人员742人,赌博657.7万元,查封非法网站1370件;破获刑事6案件涉药,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当场缴获毒品如海洛因。拉萨市纪委,拉萨市人民检察院,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集体实施参加会议的活动。

虽然政府可能有正当理由破坏真正意义上对社会秩序产生负面影响的犯罪活动,但在整个案件调查,审判过程中,有责任保护和实现被拘留者的人权。最近在四川省阿坝州琼曲(红原)县的赌博和其他犯罪活动似乎在当地藏人中真正得到了解决,47岁的德根被捕后,他的侄子认为在镇压运动期间被捕的主要嫌疑人他的叔叔被不公平地监禁。了解该案件的当地藏人推测,他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或10年任期。他和该组织的其他人于5月初因涉嫌“通过赌博和娱乐场活动危害社会秩序”而被拘留。

在上个月他被捕之前,德根是一位成功的牛肉和皮革商人,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一起在邦噶村经营肉和皮革生意。由于他勇敢地抵抗中国政府试图征用他的土地和家园,他在村里受到了敬畏和尊重。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生态旅游项目,旨在开发位于措楞山谷的圣湖。湖泊作为旅游景点的发展导致地方当局广泛征用土地。通往措楞山谷的高速公路项目需要搬迁四个牧民村,其中一个是德根。一些家庭搬迁,但德根拒绝了。尽管地方当局发出警告,德根威胁要在离开他的土地之前自杀。由于无法控制德根,当局放弃并建造了他家周围的高速公路。然而,公路项目的胜利使德根成为地方当局眼中钉。通往措楞圣湖的高速公路部分穿过距离湖泊2公里的色地镇的牧民村。

中国官方媒体上个月报道了德根与其他八人一起被逮捕的全面打击 “涉黑、涉赌犯罪团伙”情况,该县公安在4月份的五一节庆祝活动中红原公安强势启动“猎狐1号”专项行动。”。为期一个月的打击活动导致德根和其他被指控创建参与赌博活动的犯罪团伙的人被捕。“参赌300余人、依法逮捕8人、行政处罚2人、教育训诫300余人。”

中国当地有关部门报告说,“红原县色地镇偷盗趋势有所抬头,命案调解反复无常,治安乱点久治不愈,”县公安局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调查,认定赌博业务是这些罪行的根本原因。调查进一步显示,德根和其他五人已经开设了13个非法赌场场地。德根过去作为宗教机构学生行为的诽谤,专案组称德根在甘孜色达县五明佛教学院有盗窃事件中被指控。他后来被指控偷走了寺庙的财产。地方当局在声明中进一步声称,德根“始终无视寺庙的规章制度,村规,国家法律法规,长期以来没有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合作通过强行占领他想要的地方建造土地和建造围栏。”

对于色地镇的许多当地居民来说,赌博是一个严重的威胁问题。当地藏人深感关注的是赌博有家庭破产、分裂夫妇,并摧毁了社区。但赌博也源于牧民族搬迁政策,该政策使西藏牧民陷入困境,并将他们聚集在新城区郊区的安置营地,没有生存所需的技能和未来可持续的生计来源。在前牧民的安置营中,由于这些问题,经常发生暴力打架,抢劫和抢劫事件。有时殴斗导致每年失去一两条生命。这些事件在社区造成了许多冲突。

西藏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没有多少村民喜欢德根因为他在与他人打交道时有着粗暴而直率的风度。 他的不受欢迎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例如他与地方当局的负面关系,可能导致他被监禁。但许多人认为德根根本不应该被监禁,即使这是非法金融交易的情况,因为他也向当地村民提供贷款。但当局没有就此案提供必要的细节,这使得很难确定对德根和其他许多人指控的合法性。

德根的家人没有评论他的商业交易,但坚持认为他总是在他所有的商业投资中使用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他的住在印度的侄子说,过去,德根与他的前辈在寺院发生了冲突,寺院叫曲嘉噶的小宁玛巴寺院,是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一个分院。 “德根站起来捍卫他最好的朋友,寺院的看护人,他被指控偷了修道院的雕像。这使他与寺院的代理主持直接对峙,后者曾提出指控。在离开寺院之前,德根为他的行为道歉,切断了他的一根手指,用哈达包起,然后把它送给了代理主持。德根的家人坚持认为他被错误地牵连到了案件中并指控他参与窃取别人的钱是毫无根据的,他们要求立即释放他。

其中一名与德根一起被捕的人是丹达,大约32岁,是在印度工作的西藏记者的同学(她出生并在琼曲县接受教育但后来流亡)。 这位要求保持匿名的记者说,丹达的家人未被允许在拘留期间探视他。该家庭计划向上级部门提出上诉。 他目前被关押在阿坝的汶川公安局拘留中心。

 

根据今年有打击组织犯罪活动的加强执行,地方当局称由德根和其他九名成员经营的赌场视为非法。当局声称该团伙已在色地镇和附近的牧民社区开设了13个赌场。

德根和其他九人被捕的部分姓名在官方媒体的名单中公布:

德X:男,现年47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执行逮捕;

泽X:男,现年33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执行逮捕;

班X:男,现年38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执行逮捕;

泽X:男,现年36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执行逮捕;

直X:男,现年25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参与赌博及非法拘禁,依法执行逮捕;

尼X:男,现年31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赌博及盗窃罪,依法执行逮捕;

贡X:男,现年32岁,红原县色地镇人,涉嫌开设赌场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执行逮捕;

尼X:男,现年31岁,红原县色地镇人,参与赌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被我局依法行政拘留15日;

次X:男,现年36岁,红原县色地镇人,参与赌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被我局依法行政拘留15日。

地方当局发布了袭击赌场场地的特种武装特警的照片,并逮捕了嫌犯。 其中一张照片显示德根穿着他的僧袍和处理过的脸,并被特警戴上手铐。在多个地点进行了逮捕,声称“此案的成功侦破,得益于州委政法委、州公安局主要领导的科学决策与正确指导,为藏区侦办类似涉恶、涉赌团伙案件提供了新的思路与方向。”

5月初,宣布严厉打击有组织犯罪和其他黑恶势力其间德根因设立非法赌博窝点,并向赌徒提供贷款而被捕。不是乡镇警察,是特警和五辆车前去进行逮捕。据说其他约30名当地藏人与德根一起被拘留在县看守所。

德根的家人未被允许与他见面。家庭成员拒绝“摧毁社会稳定”,“窃取公共财富”和“夺取政府土地”的指控,并声称因对当局的蔑视和他有难以消灭的整体声誉而受到迫害。一些当地的藏人认为这名男子是替罪羊,因为他有成功抵抗国家搬迁政策的“前科”,并模糊地追溯到多年的盗窃案。他成功地经营了肉类和皮革生意,他经常向其他有需要的村民提供贷款。

人们越来越担心中国当局正在利用这场运动发起一场政治恐怖袭击,以粉碎西藏的和平维权者和异议人士。中国刑事司法系统缺乏公平审判权和极端保密,使嫌疑人和被拘留者更难以保护和行使其人权。同样令人关注的是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使执法人员能够在没有任何独立监督的情况下从事任意拘留,酷刑和逼供的法外做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对人权维护者和因其活动而被无辜监禁的其他人的安全深感关切。中国当局必须立即对打击犯罪活动进行人权评估,并无条件释放那些在扫黑除恶运动中非法监禁的所有人。

Check Also

呼吁中国停止政治迫害,公布“失踪”僧侣的信息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呼吁中国当局公布有关三名西藏僧侣的信息,这些僧侣在西藏安多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被任意拘留强迫失踪和不公正判刑。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认为僧侣因其宗教和政治信仰而受到迫害,他们的拘捕违反了中国有义务尊重、保护和履行的既定人权准则和原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