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毁灭语言文字的政策

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毁灭语言文字的政策

西藏首都拉萨市城关区拉鲁小学大门上写着“我是中国娃 爱说普通话”
西藏首都拉萨市城关区拉鲁小学大门上写着“我是中国娃 爱说普通话”

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拉萨把小学数学课本改版成汉文的行为是对西藏民族实施的语言同化政策。

最近媒体报道,西藏自治区教育部门以“提高学习效率”,并指要是数学等课本印成藏文,“程序将会变得复杂”。 很多西藏知识分子对数学课本汉化的政策非常担忧,并对此做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他们通过写文章等形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也呼吁有关部门关注西藏自治区内各种教育乱象。

拉萨教育微信平台最近发布“拉萨市各县区小学数学科目教材版本使用情况”指出,拉萨市城关区、堆龙德庆区、曲水县、尼木县一至六年级数学为汉文版的教材;达孜县从2016年秋季过渡开始一至六年级使用汉数;当雄县小学各年级部分班级使用汉数;墨竹工卡县小学使用汉数,其他学校三至六年级使用汉数;林周县小学使用汉数等。

国际社会指责西藏语言文化受到破坏,以及践踏宗教信仰自由时,中国政府总是会用各种数字来狡辩,千方百计遮蔽真相。这次有关西藏自治区小学数学汉文化的问题被国际社会不报道后,中国官员对媒体说他们没有改变课本的计划。而且称在西藏自治区百分之九十九的学校实施双语教学,百分之九十七的学生在享受双语教育。如今基本上从小学到大学的各级学校开设有藏汉两种语言的教育体制等。

事实上这一情况并非是个人和非政府组织等的说法,而是发表在拉萨市官方微信平台上信息。

对此,西藏境内藏人德康强巴发表《谁夺走了藏族孩子受藏语教育的权利?——为民族语言文字维权》。作者本人是法律工作者,不可能没有任何根据的胡乱写文章。因此,他看到拉萨教育微信平台上拉萨市各县小学数学课本改为汉文版后,他才在网上发表了文章,因此,很明显这是事实。

另外,西藏自治区计划在区内除了藏语文外其他教科书将改为汉语的情况,据2011年北京大学的教授马戎在西藏文化网上发表了《西藏社会发展与双语教育》,其文章中指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全面努力藏文,并向藏语为主要教育语言发展。最近汉语成

拉萨教育微信平台最近发布“拉萨市各县区小学数学科目教材版本使用情况”
拉萨教育微信平台最近发布“拉萨市各县区小学数学科目教材版本使用情况”

为授课的主要语言。在这一变化中城镇地区的学校和大学为先,而基层农牧区的小学和中学为后。

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为主的全西藏地区逐步推行除藏语文外其他科目都以汉语授课的政策。中国政府推出了两类教育模式,第一类教学模式就是以藏语为主、汉语为辅,第二类教学模式是以汉语为主、藏语为辅。在教学条件差的基层小学是第一类模式。在教学条件较好的城镇地区的各小学和初中,有的班级是第一类模式,有的班级是第二类模式。特别在西藏自治区的城镇高中为主的纯汉语教学的各小学和中学大量招收西藏学生,这逐步在西藏各地加强第二类教育模式既汉语为主、藏语为辅。而且,以双语教育为借口在幼儿园小孩不会说藏语的前开始教授汉语。

2010年中国政府在西藏安多地区的中学推行藏语文外其他科目用汉语教学的计划,因此,西藏安多热贡、恰不恰、贵德、玛曲等地的中学生为主的西藏学生举行和平抗议游行反对这一教育方式。因此,中国政府暂时没有公开实施。但是,当时中国政府对举行和平抗议的西藏学生实施了镇压,拘捕了不少学生,并判处了重刑。之后不久中国政府已经在很多学校已经开始实施汉语为主、藏语为辅的教学政策。

最近,西藏网发表的情况,“到2020年,共组织内地3万名教师赴西藏、新疆支教,置换出当地90%以上理科教师脱产培训。”另外,新华社报道,北京、江苏两省市分别投资援藏资金2亿元人民币,建成拉萨北京实验中学和江苏实验中学两所学校,2015年开始正式招生。这两所学校的老师全部是从北京和江苏派遣的汉人,江苏实验中学的2350名学生中百分之90是藏人学生。从这些情况得知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为主的西藏以“发展藏区教育”为借口,事实上采用各种手段逐步推行和实施汉化政策。

最近在网上传发一幅介绍藏文词汇构成元素的图片,获悉这是拉萨市墨竹工卡县向西藏学生教授藏文的图片,其中藏文字母各元素都用汉语解释。因此,非常清楚地说明了如今西藏小孩不会说藏语的严峻形势,那么藏文更是谈不上。

中国政府为了摧毁西藏的语言文字、宗教和文化,以及西藏人的特质,最终达到完全同化的目的,用政治和经济手段剥夺藏人的所有权利。在教育方面完全剥夺了藏人继承自己文化和语言的权利,最具代表的是1984年开始中国政府以西藏地区教育条件差为由在中国创办了很多西藏学校和西藏班,将西藏学生与父母隔离、与西藏文化隔离,与西藏社会隔离的手段进行极端的汉化。

据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如今在中国12个省市的17所学校设有西藏初中班,在过去的30年共有107700名西藏学生学习。每年1300名小学毕业生被移送到这些学校。从2010年开始中国政府规定,12个中国省市的38所学校开设西藏中级技术班。每年招收3000名西藏学生。在中国的21个省市开设有西藏班,中级专业班等共137个,常住西藏学生共有18100人。西藏自治区每年移送中国的西藏学生初中生1620人,高中生3000多,2010年开始中级技术班3000人。移送西藏学生到中国的这一手段不仅仅在西藏自治区实施,在其他西藏地区也在逐年增加。移送到中国的这些学生毕业后返回西藏时无法读写藏文,也无法用母语交流。

中国政府对西藏各地的继承和弘扬西藏文化的私立学校等进行打压,最后关闭。对继承弘扬西藏文化服务者以政治罪名进行抓捕关押、失踪、判刑等。连歌颂西藏文化、民族意识等的歌手们也无法避免遭到打压。中国政府打压和剥夺西藏语言文化权利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青海省首府西宁市常住的西藏儿童为3万人,他们没有学习西藏语的机会。因此,在当地的藏人干部、教师、家长多年来向地方政府和人大提交请愿书,要求在西宁创办一所开设藏文的小学,但是中国政府明知3万藏人儿童无法学习母语的困境,但始终没有批准。

能否保存和继承语言文化关系到这个民族的存亡,因此,中国政府在西藏严厉控制西藏的教育体系限制藏人学习藏语言的政策,归根结底是毁灭西藏文化和宗教的政策。

在中国的《宪法》中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而且,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称:“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权利。”

语言学家和研究者指出,用母语传授知识时学生接受和理解的能力远远大于用外语。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用自己的母语学习各种科学知识,中国人也用自己的母语学习各种学科,所以,中国政府在西藏推行的双语教育必须以藏语为主学习其他学科的体制。

但是,中国政府以藏文是落后的文字,没有足够的词汇等为理由想尽办法用汉文教育西藏学生。事实上,西藏语言文字是世界上公认的完全可以独立表述所有学科的语言。更何况,世界上发展的现代学科并非一开始存在于各种语言中。各种语言是经过对学科的翻译、创造新的词汇而逐渐发展的。比如汉语也是经过大量翻译和创新词汇等的方式发展而来的。

因此,中国政府为禁止用西藏语教授数学为主的其他学科,宣传藏语言落后等对中国政府经常鼓吹发展西藏教育么有任何的好处,相反制造民族歧视和矛盾。

中国政府对西藏实施的非人道的这些行为,违背了中国政府自己签署的《国际人权宣言》、《儿童权利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且,也违背了中国政府自己的《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

因此,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以及国际知名人士对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的教育制度、政治和经济政策等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措施中国政府改善对西藏的镇压和殖民政策。

Check Also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表《西藏双语教育政策特别报告》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和西藏作家海外笔会于2017年4月7日发布了题为“西藏双语教育政策:系统地用汉语替代藏语”的报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